vqk8x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笔趣-第435章 當誇功(感謝“妞妞點點貓”成爲本書盟主)看書-ygild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突厥曾是这块大陆的霸主之一,和前隋抗衡。外加一个高句丽,以及一个吐蕃。突厥人在大唐立国之初曾兵临渭水,这个战绩让他们空前骄傲,这也是他们不肯屈服,屡次反叛的缘故。
曾经沧海难为水,曾经做过老大的人,压根就不会想着做老二。
而灭掉了突厥的大唐毫无疑问就是突厥人的死仇,那些归附的部族都能隔三差五的反叛,就别提这个陌生的部族了。
贾平安看到了仇恨。
此事不大妥当,不能冲动……
木巴敢不敢杀他,敢!
他们才十余人,一声令下就去杀了,随后寻个地方掩埋,后续雪花会掩盖一切,等到出暖花开时,野草和野花将会生长的更加的茂盛,而贾平安等人就成了失踪人口。
要怎么挽回这个局面?
威胁……在这个时候威胁只能激起他们的怒火。
贾平安想到的是这个部族的艰难。
“我曾经去过吐忠部。”
木巴已经听完了长发男的话,冷冷的道:“那又如何?”
我曾经筑过京观……贾平安诚恳的道:“吐忠部称呼我为突厥之友。”
“荒谬!”木巴冷冷的道:“你的名字。”
“贾宝玉。”
“是个被父母溺爱的名字。”
木巴看似无意间就炫耀了一把自己对于大唐文化的了解。
这人喜欢装比!
那个长发男也是如此,弄不好二人之间有血缘关系。看看,木巴伸手拍拍长发男的手背,这等亲昵的动作只会出现在最亲密的关系之间……他们是父子?
—————
如此,可投其所好。
“父母爱子之心人皆有之……”贾平安含笑看着长发男,“这位勇士体格雄壮,而且眼神坚定,未来……我以为会前途无量。”
万灵征途 流离天空
木巴抚须,淡淡一笑。
妥了,就是父子!
贾平安叹息一声,“这里是铁勒人的地盘,突厥……恕我直言,在此地谋生很艰难,而且你们无法离去,数千人的迁徙,随行的还有无数牛羊和大车,你们将会寸步难行。”
这些人打扮成了铁勒人的模样,可为何这般紧张?十余骑罢了,竟然数百骑出击。而且出击的速度这般快,可见平日里就在演练,时刻准备着敌人上门。
至于搬家就更不可能了,托儿带仔的,还有全部家当……这样搬家就是送死。
可怜的!
贾平安的目光中流露出了些同情之色,“大唐皇帝陛下对突厥并无赶尽杀绝之心,阿史那贺鲁若非私心作祟而反叛,如今依旧是一方统领。”
阿史那贺鲁就是膨胀了,实力膨胀导致野心膨胀,加上周围没有制约他的力量,于是就扯旗造反。
木巴目光阴冷,“阿史那贺鲁就是个蠢货。”
坐拥巨大的地盘,手下无数勇士,可却被唐军一战击败。朱邪孤注被斩杀,阿史那贺鲁那个蠢货遁逃,突厥丧失了一次绝好的逆袭机会。
“是啊!那是个蠢货。”
木巴看来也是个不安分的……贾平安说道:“这里不好过。”,他看着帐篷里的布置,“恕我直言,这里的布置……吐忠部随便一个牧民的家中都比它好。而且周围都是铁勒人……”
你不是喜欢装比吗?那我就戳你的肺管子!
哪天铁勒人发现这个部族是突厥人,那可就热闹了。无需大唐动手,周围的部族就能围剿了他们。
木巴的眼中闪过厉色,“猛虎进了狼群,若是它死了,骨头被熬汤,肉被吃光,皮被烧毁……虎群如何知晓那只虎去了何处?”
果然是想毁尸灭迹。
贾平安笑道:“他就像是一头猛虎。”
他指着的是长发男,木巴的眼中多了柔色。
“可猛虎在此地蛰伏……木巴,你可想过他的未来?”
木巴的身体看来不大好,唯一的念想也就是这个儿子。
木巴的呼吸重了些。
果然,他的命脉就是儿子!
贾平安回想了一下前世那些在学校门口,手中拿着宣传单,向家长介绍补习班和课外班的男女,诚恳的道:“为人父母的,就算是自己落魄无依,可也希望看到孩子能一展抱负,无忧无虑。”
唐使……这个贾宝玉说话不错啊!
说的颇有道理。
木巴的眸色温柔了些。
贾平安笑道:“你可知契苾何力吗?”
“那个铁勒人。”长发男露出了不屑之色,但眼中的艳羡却瞒不过贾平安。
“对,如今他是大唐的郕国公,战功赫赫。还有阿史那社尔,作为突厥人,他却是大唐的右卫大将军!”
贾平安目光柔和的看着长发男,“这样的勇士,不去博取功劳,不去封妻荫子……在这里作甚?”
贾平安指指外面,“来自于西域的地毯何在?那些西域舞娘何在?那些精美的食物和美酒何在?男儿在世,当提刀领军征伐不臣,归去享受那无穷的乐趣……而这里有什么?只有荒芜,以及提心吊胆!”
弄死他!弄死他!
普哈知晓自己的下场不会太好,大概会被丢在某个地方干苦力赎罪。可若是木巴能杀了这些唐人,那么他还有一线生机。
他在旁观着贾平安忽悠,从刚开始的不屑,到现在……他发誓自己在长发男的眼中看到了意动。
“他在欺骗你!”
普哈觉得这些人蠢透,“他是个骗子,为了保命,他把世间的好话都堆砌出来给你听。可大唐是虎狼,而你们是羔羊。”
这个蠢货,心急之下,竟然犯下几个大错。
贾平安说的都是真话;第二,大唐是虎狼,可大唐对忠心从来都会给予回报。
木巴眼中更多了些柔和,普哈心中一冷,长发男俯身说话,听不清,但能感受到他的急切。
这……难道竟然动心了?
他看了贾平安一眼。
贾平安神色轻松的在看着帐篷内的布置,就像是一个走访朋友的大唐人。
长发男子低声说话,然后看了贾平安一眼。
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木巴的老奸巨猾在儿子的面前压根就不好使。
木巴突然拍拍长发男的手背,抬头问道:“你说吐忠部称呼你为突厥之友?”
“没错。”
贾平安矜持的道:“吐忠与我把酒言欢,谈笑风生。”
木巴说道:“我这里正好有人去年去过漠南……你若是撒谎……”
竟然有人去过?
“当时比势噜叛乱被杀,吐忠坚定的站在了大唐这边,深得陛下的赏识。”
天可怜见,对于吐忠而言,李治也就只是知道他的名字罢了。
但贾平安这是两手准备。
若是那人说他贾师傅杀戮过甚,可这是为了平叛。若是说他威胁吐忠……坚决不认。
木巴点头,晚些,一个男子被带了进来。
“说说吐忠部的情况。”
男子看了普哈一眼,却没关注贾平安。
就凭着这个眼神,绝对是个容易被人忽悠的。
“当时比势噜起兵,唐人镇压,随后吐忠部跟着去镇压……”
贾平安神色淡定:这莫不是神助攻?
“吐忠部后来如何?”
“在漠南,如今过得最好的部族就是吐忠部。”
大唐从来都不会吝啬功赏!
木巴看了贾平安一眼,“可听闻过什么突厥之友?”
贾平安有些小紧张。
记得吐忠喝多了,举起他的手喊道:“这便是我吐忠部之友!”
可那些人喊一喊的,就变成了“突厥之友”。
男子点头,“有此事,说是一个长安来的年轻人,很是俊美,对我们的人颇好。”
长安来的年轻人,很是俊美。
木巴看了一眼‘贾宝玉’,果然是个俊美的年轻人。
这时外面有些嘈杂。
木巴缓缓起身出去。
贾平安就在侧面。
外面,焦麻等人被围在中间,却丝毫不惧,双方看着剑拔弩张。
普哈心中暗喜,心想赶紧杀起来,只要有了第一刀,接下来谁都无法阻拦。
“退后!”
暗戀成婚:帝少寵妻百分百 北野桔
“我等要见武阳伯!”
“退后!”
长刀指着焦麻等人。
木巴在看着。
若是想动手,他无需如此。
那么这便是想看看大唐将士的勇气,顺势展示自己一方的武勇。
但归根结底还是喜欢装比。
双方开始对峙,后面开始了推攘。
“今日有死而已!”
焦麻拔刀,他判断贾平安凶多吉少了,所以准备动手,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
“住手!”
木巴轻声说道。
你要装比也得大声些啊!
木巴的命令并未传递过去,但长发男却迫不及待的喊道:“住手。”
众人回头。
我的学姐是丧尸 扫雷大师
焦麻已经做好了被乱刀砍死的准备,可却想着贾平安……
武阳伯怕是凶多吉少了。
围困他们的人后退,视线开阔。
焦麻看到了贾平安。
并未上绑,也未曾被包围。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暂时扣押?
木巴回身,伸出了双手。
哎!
为何要拥抱呢?
贾平安不由的想念着催胸,然后张开双臂。
二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普哈绝望的看着这一幕。
武阳伯是做了什么?这竟然……这竟然成兄弟了?焦麻目瞪口呆。
……
“我不管,各个方向都要去寻,一路寻过去,找不到武阳伯,耶耶就回去寻了大军来,横扫这一片草原!”
附近的几个部族首领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眼前的这位大唐将领发狂了,寻到他们后,二话不说就扣押首领,随后令他们去寻找十余唐军。
可这等季节去寻人,怎么寻?
大劍之深淵
朱备焦虑的道:“普哈就算是能活下来,也是苟延残喘,不该追杀的!”
唐旭冷冷的道:“此刻说这些无用。”
极品农民的农村生活 虾米好吃
那些部族的人再度出发,开始搜索。
唐旭下马,恼火的甩了一下马鞭。
“武阳伯为何这般急切?”朱备不解的道:“唐校尉,从来时的谋划,我便能感觉到些急切之意,恨不能一夜之间就能安抚好了同罗部。”
“他不够出色?”唐旭的心情不好,说话也冲。
“当然出色。”朱备赞道:“只是一个谋划,就让同罗部和大唐贴心贴肺,我已经多年未曾见到过这等出色的年轻人了。可他为何如此急切?别以为我看不出来,那几辆大车失踪,随后出现,你说什么是去哨探的……
唐校尉,你特娘的真当耶耶是傻子不成?哪怕是躺在大车上,我依旧知晓你和武阳伯在谋划着什么。”
“那事……”唐旭蹲下来,目光茫然。
“在这等地方失踪,难说。”
朱备很严肃的说道。
“我知道,一旦迷路,或是遇到了部族,弄不好就寻不到了。”
但小贾的事迹和功劳得留下啊!
唐旭艰难的道:“那也是小贾的谋划,在去同罗部的半路上,小贾就谋划了此事,让几辆大车装作是掉队的模样,盯着普哈,若是普哈动手,就赶紧来报。”
“也就是说,刚开始他只是想盯着普哈?”
“当然,他只是想盯着,若是发现普哈出兵,那些人就……”
朱备冷笑道:“那些人就装作是运粮食的,普哈部闹腾的时候,姜都护就停了支援,所以普哈定然会眼红,随后一路……可若是同罗部安抚不好呢?普哈再来,咱们不小心就会全军覆没。”
小贾的手段……王琦领略的最多,据闻都变态了……唐旭淡淡的道:“可事实如何?一夜之间,同罗部就对大唐感恩戴德,恨不能去长安叩谢陛下。”
朱备摇头,“从一开始他就在谋划,可他急什么?”
“是啊!若是不急,他不会去追杀普哈。”
朱备突然惊讶的道“他不会是想把功劳攒够回长安吧?”
唐旭默然。
这便是默认了。
“这人……狂的没边了!”朱备捂额,“我也见过被赶到漠南和漠北的罪官,开始时都信誓旦旦的说最多一年就立功回去,可如今五六年了,依旧在这里。他……”
唐旭淡淡的道:“他安抚了同罗部,剿灭了普哈,这功劳大不大?”
“不小。”朱备很认真的道:“不过按照往日的规矩估算,还差些意思。”
“是啊!所以他才会去追杀普哈。”
唐旭有些痛苦的低下头,“我原先是他的上官,百骑是因他而兴。他若是在此出事,我心如何能安?此生再无颜面回长安了。”
朱备起身,“去查!”
唐军剩下的人也出动了。
第二日,当唐旭吃了早饭遥望远方时,就见烟尘滚滚而来。
曾國藩家書 曾國藩
“敌袭!”
在这里,能有这般大规模兵力,就是那些铁勒人。
唐旭面色铁青,“天气这般糟糕,出兵那么多,弄不好就是反叛了,准备!”
吳縣長和他的夫人
剩下的百余人集结了起来。
斬破空宇 我愛麻辣燙
“校尉,好像……好像不对!”
唐旭也看到了,“娘的!怎地有咱们的人,也有铁勒的人?”
上千骑蜂拥而来,有人兴奋的道:“那是谁?是武阳伯!校尉,是武阳伯!”
唐旭的心跳的厉害,他眨巴着眼睛,前方的那些部族骑兵闪开,两百余唐军簇拥着一人而来。
“小贾!”唐旭的眼眶红了。
……
章都领着一千骑兵,外加两千步卒一直在去都护府的必经之路上等着。
在得到普哈出兵的消息之后,都护府内爆发了一次激烈的争执,长史邱林建议守株待兔,在必经之路上以逸待劳;都护姜协却想直捣黄龙,主动出击。
邱林苦口婆心的分析了许久,从主动出击会耗费大量粮草,到一旦主动出击都护府兵力空虚,一旦有人暴起,漠北将会乱作一团……
绝品妇科男医
“都护不该听长史的。”
章都在眺望着远方,有些恼火的道。
一队斥候顶着寒风回来了,只需看看他们那麻木的神色,章都问都不问,回身道:“再派一队斥候去。”
副将应了,晚些过来说道:“都尉,唐旭等人也没回来,咱们不着急。”
章都冷着脸道;“当初我与唐旭争夺去安抚同罗部,可都护却选择了他,邱长史为我力争也无济于事。可老天有眼,普哈突然起兵,这便是我的机会。只要剿灭了普哈,唐旭也只能低头。”
副将不敢干涉大佬之间的争执,就换了个话题,“都尉,那武阳伯竟然也主动请缨跟着去,他莫非是想跟着混个功劳?”
“他久在长安,哪里知晓边塞的苦楚,哪里知晓那些部族的狡黠和难缠。邱长史对他颇有微词,唐旭若是想让他混功劳怕是难了。”
说着他笑了起来,有些轻蔑之色。
“边塞的将士都是一刀一枪拼杀出来的功劳,长安来个小白脸就想混功劳,那把将士们置于何地?”
副将轻松的道:“还有朱参军跟着去了,想混功劳却是不易。”
二人不禁笑了起来。
“斥候回来了……不对,不是斥候。”
数百骑卷着风雪而来,披风飞扬,甲衣闪烁着寒芒,战马和将士们呼出的白气一股股的随风消散。
“是谁?”
副将眯眼,“都尉,好像是……是唐旭他们!”
章都身体一震,“莫非是已经安抚了同罗部?好快!”
安抚非一夕之功,得慢慢的磨,按照他的估算,唐旭等人应当还得再过十天半月的才能回来。
“大多都在,咦!”
副将咦了一声,“那人是谁?”
就在队伍的中间,几个异族人格外的显眼。
“是向导吧?”章都随口道。
此刻他的心中郁结,争功的念头全被消磨了。
唐旭等人都来了,也就说明普哈并没来突袭都护府,他在这里白等的。
“是章都!”
唐旭勒马,身边的将领说道:“校尉,这章都可是和你争功来着,和邱长史是一路的。”
唐旭回身看看贾平安,笑道:“如何?”
这是问用什么态度对付章都。
唐旭在漠南任职,此行来漠北是来支援,回去后和邱林等人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所以他并不忌惮这些人。
贾平安想到了那句话。
“少年意气当如斯!”
他的眉间多了振奋之色,“当夸功。”
焦麻喊道:“我去!”
他策马冲了出去。
“都尉,这是夸功。”
副将面色难看。
章都神色阴郁,“回头我便请缨主动出击,扫灭普哈部。”
焦麻冲了过来,勒马喝道:“十余日前,武阳伯建言献策,同罗部感激零涕,已然臣服。”
“贾平安建言……”
章都面色铁青。
邱长史一心想压制了贾平安,可如今却落空了。
不过我还有普哈部……
焦麻继续说道:“随后武阳伯与校尉谋划,成功诱敌,一战击败普哈部……”
副将低呼,“普哈部没了?”
章都面色苍白。
……
“妞妞点点猫”,熟悉的老书友,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