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6q9k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龍王的傲嬌日常討論-第一百五十六章、你是不是不喜歡我?相伴-90buf

龍王的傲嬌日常
小說推薦龍王的傲嬌日常
后台。礼堂休息室。
敖夜和敖淼淼刚刚回来,就被追赶过来的叶娜白冰以及一群学生会成员们给包围了。
叶娜激动的抱住敖淼淼,兴奋的喊道:“淼淼,你实在是太可爱了,以前只想着欣赏你的颜值,没想到你弹筝会这么厉害…….刚才你在舞台上的时候就想亲你一口来着…….”
说话的时候,已经不顾敖淼淼的反对在她的脸蛋上面亲了一口。
叶娜很兴奋,也很激动。
神武斗圣
敖夜和敖淼淼的节目成功了!
不仅仅是成功,应该说是建校以来最受欢迎的一个节目……
还有谁能像敖夜这般潇洒飘逸行云流水舞剑的时候舞着舞着给每一个女学生送一朵桃花的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撩骚手段会让女生们疯狂难以抗拒?
異客之旅 林中清風
果然,女生们确实疯狂了。
她们撕扯掉平时的伪装,爆发出让男人们颤抖的力量。
她们的叫喊声音,差点儿都要掀翻礼堂。
特别是刚才当帷幕缓缓落下,敖夜和敖淼淼在山呼海啸般的叫喊声中退出舞台的时候,那些刚刚进入大学保持矜持还带着一丝丝羞涩的女生们竟然逃离了座位突破前面的重重安保封锁想要冲上舞台…….
有很多男生也想冲上来,他们的目标是敖淼淼。
还有一个身穿黑袍的古怪家伙,一马当先,跑的飞快……
最疯狂的追星粉丝也不过如此啊?
这些学生的狂热表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学校给他们打钱了呢…….
幸好因为那位大人物的到来,学校升级了安保措施。以前都是学生会成员自己负责,这次学校保安队出动了,还有从其它地方调来的安保部队……
不然的话,可能当真被这些女生给得逞了。
想到玉树临风风流潇洒又酷又飒的敖夜被一群小姐姐们按在舞台的中央,就让叶娜惊出一身的汗水……
这么好的揩油机会,自己挤不上去怎么办?
高门贵妻
节目表演大获成功,叶娜的功劳也就顺利到手了。
毕竟,是她说服敖夜和敖淼淼来参加这场迎新晚会。之前的那些被拒绝的小插曲,那种求而不得的委屈和悲伤,反而让领导觉得自己是一个「勤劳肯干」「不畏艰难」的优秀老师。
当然,物理学院学生会也有功劳。这场迎新晚会,要是不给敖夜敖淼淼的《蝶恋花》一个「最受欢迎节目奖」根本就说不过去,全校师生都不会答应…….
节目是学生会推荐上去的,他们自然也跟着沾光。年终叙职的时候,这件事情就可以大书特书一番了。
所以,当白冰借助体内的兴奋劲儿激动的想要冲上来抱住敖夜的时候,却被敖夜伸手给挡下了……
“你要干什么?”白冰高挑丰满的身躯微微前倾,双手伸开还保持着拥抱的姿态。
当然,没能拥抱上。
“你要干什么?”
“庆祝一下啊。”白冰说道。
“一定要拥抱吗?”敖夜问道。
他不习惯和陌生人拥抱,更何况他感觉的到,今天晚上每一个看到他的女孩子都想要把他吃掉……
他从她们的眼神当中,看到了敖心的影子。
以前只有一个敖心,现在人人都是敖心!
“一定要摸胸吗?”白冰反问着说道。
敖夜低头,这才发现自己「阻止」别人扑过来的手正好按在人家的胸脯上面,难怪手感那么舒适……
当然,他不是那种喜欢占人便宜的小流氓…..
我们最强 七色雨
“哥哥,你流鼻血了。”敖淼淼从口袋里摸出手帕,帮敖夜擦拭鼻子。
“没关系。可能是刚才舞剑的时候太过用力,剑气伤神……”
“嗯,一定是这样。”敖淼淼一脸认真的附和着说道。
敖夜把自己的手从白冰胸部上面拿走,看着白冰说道:“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白冰点了点头,很是爽利的接受了这个解释,问道:“你要是故意的,就不会拒绝我的拥抱了。”
现在的女孩子,真是都活成了妖精。
“敖夜,恭喜你啊。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咱们学校所有院系的共同男神了……”一个戴着眼镜的女孩子笑呵呵的说道。
“是的,是咱们镜海大学的大众情人…….怕是今天晚上有很多女生睡不着觉了。”
“淼淼也很可爱啊…….你们俩真是……长得好看又有才华,全天下的好事都让你们兄妹俩占全了……”
——-
“我们也有没占到的地方。”敖夜谦虚的说道。
“什么?”叶娜好奇的问道。
敖夜能够如此谦虚一次就已经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她也着实想要知道还有什么是敖夜得不到的。
敖夜认真想了一阵子,说道:“我没想到。”
“我也是。”敖淼淼附和着说道。
“……”
看到坐在角落里面的桃花师姐,敖淼淼快步跑了过去,笑着说道:“桃花师姐,谢谢你答应上台帮忙…….”
她有壹間時空小屋 蜀椒
在敖淼淼设置的节目中,需要一个撒花的村姑,敖淼淼第一时间就想起了桃花师姐。
还有谁比桃花师姐更加适合的?
敖淼淼跑去和桃花师姐一说,桃花师姐竟然就爽快的答应了。于是,便出现了舞台上面村姑被剑气所吓而扔了花蓝撒下漫天花雨的经典一幕……
“没关系。我也没有帮上什么忙…….”桃花师姐笑着说道。
桃花师姐其实年纪不大,也不过就是二十几岁的年纪,又因为修行道法,伐毛洗髓,聘婷秀雅,精神状态仿若二八少女。
只是因为她总是手提花篮,作村姑装扮,所以敖淼淼才想着让她来扮「村姑」。
看着敖淼淼的笑脸,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真是一个惹人怜爱的小姑娘啊。
“不不不,桃花师姐帮了好大好大的忙,要不是你撒出去的那一篮子桃花,某人又怎么可能给在场的每一个女生送一朵桃花呢?是不是?”敖淼淼故作生气的说道。
敖淼淼在网上看过某位文艺女青年写的一句话:如果你给我的感情不是唯一,那样的感情我宁愿不要。
如果你给我的桃花不是唯一,那样的桃花……我不许你给她们。
“就是。敖夜竟然给每一个女生送桃花……真是太渣了。”叶娜也出腔攻击敖夜的「渣男」行径。“别人撩都是撩一个,渣一些的撩三五个……哪有这样的?撩全场女生?宁肯错杀,绝不放过?”
“我不是渣,我只是想为每一个女生送朵花。”敖夜说道。
他是单纯的想要送花,并没有其它的心思。
送花自然要找熟悉的人,所以第一朵花送给了鱼闲棋,她是自己的打工人,而且最近心情不太好,第二朵花送给了俞惊鸿……
后面也懒得找熟人了,干脆见者有份,每个女生都送一朵。
嗯,然后事情就朝着不可描述……
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
正在这时,学校教导部主任林敏快步跑了过来,看到敖夜和敖淼淼,气喘吁吁的说道:“敖夜,敖淼淼,你们俩跟我走一趟…….”
“我们为什么要跟你走一趟?”敖夜看着林敏,奇怪的问道。他又不认识她…….
叶娜担心敖夜误会,介绍说道:“敖夜,这是教导部的林敏主任……林主任,你找敖夜有什么事吗?”
“陈校长要见敖夜。”林敏也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太急促了,笑着说道:“校长大人的吩咐,我哪敢怠慢?领导们都在贵宾厅等着呢…….”
“啊?”叶娜双眼放光,说道:“都在等敖夜?”
“可不是嘛。还有那位…….”林敏也察觉到自己暴露的太多了,赶紧打住,说道:“敖夜,淼淼,我们现在过去吧?可不能让领导们等的太久了。”
“敖夜,快去吧。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儿。”叶娜出声劝道。虽然林海没有说那位是谁,但是,那位今天晚上就坐在观众席前排,想低调也低调不起来啊。
叶娜是个小官迷,总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够混个院长副院长什么的干干。能够接触到那个层次的人物,对她的助力是难以想象的。
当然,她也清楚,人家没有邀请自己,自己还是乖乖的做好活动后的收尾工作吧。
“我一年都见不着陈校长两回…….”白冰也笑着说道。她是物理学院学生会主席,主要配合学校做各种各样的学生工作。想要接触陈裕之这个层次的学校领导也极其困难。“敖夜你赶紧去吧,告诉陈校长我们是多么辛苦多么艰难说服你来参加这场迎新晚会的。”
敖夜沉吟片刻,对林敏说道:“好吧。”
他也想去看看那位称赞自己「这才是大学生应有的样子」的老人,倒不是图名图利,毕竟,这颗星球上面也没人能够给自己这两样东西了……
他想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有如此高的品味,对自己的音律极尽赞美之能事。
朝元 溫酒煮花生
在林敏的带领下,敖夜和敖淼淼来到了一间宽敞豪华的休息室。
萌妻難逑:三生有幸寵到妳 聖靈夕
看到敖夜和敖淼淼过来,坐在沙发上的一个白发老人率先鼓掌,然后其它人也跟着热烈的鼓掌起来。
白发老人起身走到敖夜面前,主动伸出手来,说道:“你就是敖夜吧?我是陈裕之。”
“陈校长好。”敖夜伸手和陈裕之握了握,笃定从容的说道。
“好,不急不躁,不卑不亢。”另外一个戴着无框眼镜的老人也站了起来,笑呵呵的说道:“老陈,我看人的眼光还不错吧?”
“你老廖什么时候看错了人?”陈裕之笑呵呵的说道。
又为敖夜介绍来人,说道:“这是廖仲意,你可以叫一声廖爷爷…….”
爷爷?
在场不少人的眼神瞬间绽放出灼人的光芒。
敖夜是一个大学生,就算是有点儿才华有点儿能力,可还是一个大学生……
他若是认了廖仲意做爷爷,那以后不就打了包票似的飞黄腾达前程似锦?
陈裕之是在不遗余力的栽培这小子啊。
谁不想叫廖仲意一声爷爷?谁不想做孙子?
“爷爷?”敖夜愣了一下。
以他这样的年纪,叫人爷爷……不太合适吧?
“别听老陈胡说。”廖仲意伸过手来,看着敖夜有些茫然的表情,笑呵呵的说道:“我和老陈说过无数回了,咱们俩虽然没见过面,但却是知交好友…….从你吹的那首《春江花月夜》开始咱们就已经认识了,而且认识了好多年。如果敖夜不嫌弃的话,你也跟老陈一样叫我一声老廖?”
敖夜点了点头,说道:“好的,老廖。”
这个称呼他还能够接受。
“……..”
在场的人都像是看疯子一样的看着敖夜?
这小子傻不傻啊?好好的爷爷不认,叫什么「老廖」?
再说,老廖是你能叫的吗?
这些大人物面上不动声色,但是一句话就能够把你打入深渊……
「敖夜完蛋了!」
这是在场不少人心里的想法。
“哈哈哈……”廖仲意显然很喜欢敖夜的这种直爽性格,看着敖夜说道:“被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叫老廖,虽然有些不太习惯,但是感觉还挺新奇……只有我的老同学老朋友叫我老廖,你叫我老廖,咱们就是老朋友了。看了一场精彩的晚会,收获了一个老朋友。这次到了镜海真是不虚此行啊。”
“现在知道我们镜海人杰地灵了吧?所以啊,老廖你以后得常来……”
“会的。以后每年都来。”廖仲意的心情极佳,时不时的大笑出声。
这让周围的旁观者们心里又有些疑惑,难道这位当真是要来和敖夜交朋友的?
平辈论交?说出去也太吓人了。
陈裕之又看着一直安安静静站在敖夜身后看起来有些羞涩的敖淼淼,和蔼可亲的说道:“这位小姑娘……敖夜的妹妹敖淼淼吧?”
“陈爷爷好。”敖淼淼倒是没有敖夜那样的心理负担,一张嘴就唤陈裕之「爷爷」,声音甜美的说道:“我是敖夜的妹妹,我也是敖淼淼。”
陈裕之被这一声「爷爷」给喊的心都要化了,笑呵呵的说道:“好好好,淼淼不错,淼淼的表演非常令人惊艳,让人记忆深刻。”
滿唐 炮
“是啊。”廖仲意的视线也看了过来,说道:“我喜欢听音乐,这次敖夜没有吹萧,原本心里还是有些失落的。但是,当淼淼的第一声筝响时,我就知道……来着了。淼淼的古筝功力完全不输敖夜的洞萧。你们兄妹俩都是音乐奇才啊。”
“我们不只是会音乐。”敖夜说道。
“对,敖夜还会舞剑。”
“我不仅仅会音乐和舞剑……”
廖仲意想了想,说道:“我听陈校长说过,你的字写得也极好…….”
桃花朵朵,妖妻无双! 蓝灵雅星
“可不是嘛。”一直候在旁边的苏志敏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不动声色的凑了上来,说道:“廖老也知道,我们家老爷子心高气傲的,平时谁也不服气,可是,看了敖夜写的字后就赞不绝口…….”
“我听说过这桩趣事。”廖仲意笑呵呵的看着苏志敏,说道:“还听说你们家老爷子拜了敖夜为先生学习草书?”
哈哈哈……
在场不少人都笑了起来。
苏文龙老爷子是书法大家,却在功成名就之后犯了糊涂,竟然拜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伙子为师。
书画之道,最讲传承。
你的师父是谁,决定了你的作品的价值。
苏文龙原本师从名师,迅速在书法界崛起,书法作品达到了一尺数十万甚至百万的地步。
可是,他现在拜了敖夜为师…….书法作品的价格一下子就一落千丈。包括那些之前花重金拍下他作品的人也都把肠子给悔青了。
你这般破罐子破摔,不就是直白的告诉世人你之前写的不行吗?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所以,这些藏品以后还如何出手?
听到周围的笑声,苏志敏面色平静,不以为意。
他恭敬而坦诚的看向廖仲意,笑着说道:“是啊,老爷子说不破不立,自己在楷书一道上面难以突破,那就试着从草书上面破局…….老爷子决定的事情,我们这些做儿女的只能说支持。不支持也不行啊,他可是会举起拐杖打人的…….”
大家没想到苏志敏会如此坦然直接的说出这桩「家庭丑闻」,难道他心里一点儿也不觉得别扭?
廖仲意拍拍苏志敏的肩膀,说道:“这才是我对老爷子更加钦佩的地方啊。老爷子一辈子攻楷书,到了这个年纪,却为了书法大道而改习草…….这何止是不破不立啊?这是置死地而后生……能不能求生都不清楚。可是,就凭老爷子所做出来的这个选择,我就知道,老爷子才是真正的手艺人,真正的书法大家…….”
廖仲意环顾四周,朗声说道:“圣人说过,三人行,必有我师。在场的诸位都是做老师的,是教书育人的,千万不要因为职业、年龄、学历等等这些外在因素而去忽略一个人的内在才华。”
“敖夜确实比我们都年轻,还年轻了许多……可是,他吹出来的那首《春江花月夜》,在场各位谁能够吹的出来?他舞的剑,谁能够舞的出来?还有这位小姑娘……淼淼,她的古筝独奏也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准。我不是专业的评委,我不知道这到底高明到什么地步,但是,我知道,我是弹不出来的……”
“文龙老爷子能够在名显天下的时候,做出这样的选择,我不觉得好笑,只会让我由衷的钦佩和尊敬…….艺术大道,何来先后?”
啪啪啪!
大家都热烈的鼓掌起来。
廖仲意看向苏志敏,说道:“晚上我去府上拜访,再去找老爷子讨一幅草书去。”
“欢迎之至。”苏志敏心脏狂跳,面上却只是坦然迎下。
廖仲意要是能够去自己家里走一趟,与自己,与老爷子都有十倍百倍的加持。
陈裕之又拉着敖夜介绍身边的金伊,说道:“敖夜,这位你一定认识,是你们的金伊师姐……”
敖夜看向金伊,若有所思的问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金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