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nsf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超維術士 txt-第2536節 幻想讀書-svpxm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
皇女镇,老波特酒馆的密室内。
安格尔睁开双眼后,看到的第一个人,便是站在不远处不敢动弹的老波特。
“你站那儿干嘛?”安格尔疑惑道。
“大人是不是还有事没吩咐我?”老波特恭敬问道。
“你就为了这事?”安格尔揉了揉太阳穴,无奈的道:“之前就说了没事了,你随意就行。至于,你心中有什么疑问,自己上线找其他人问。”
听到安格尔这么说,老波特脸上露出肉眼可见的失望。显然,老波特还是渴望能从安格尔这里,得到一些内幕。
“你先出去吧,我还有点事。”安格尔挥挥手示意老波特离开。
老波特也只能点点头,一步三回头的打开门,准备离开。
不过,就在老波特要合上门的时候,安格尔突然叫住了他:“对了,还有一件事忘了和你说。”
老波特立刻抬起头,双眼闪烁着光芒:“大人,是有事要和我吩咐了吗?”
看着老波特那隐隐激动之色,安格尔忍不住失笑道:“你是真渴望有事做,还是想要从我这里得到梦之旷野的一些答案?”
“都有,都有……”
安格尔:“那你可就要失望了,这些事情只能在梦之旷野里谈,在外面我可不会说。如果你在梦之旷野里遇到我,我可以和你说说,但现实嘛,那就没办法了。”
安格尔比划了一个手势,手势的意思也很简单明了:一切为了谨慎。
老波特恍然了悟,一脸郑重道:“我明白了!”
话毕,也比了同样的手势。
安格尔可不管老波特明白了啥,反正老波特真想要知道什么情报,还是得去梦之旷野,可在梦之旷野老波特能不能遇到他,那就由不得老波特说了算了。
“大人有什么事,请吩咐。”不谈及梦之旷野后,老波特的情绪也开始逐渐趋于平静。
“过两天野蛮洞窟会有专人过来处理这边的事,你就头天配合他们一下,后面的你就不用管,也最好别去探察。”安格尔:“如果可以,近期不要靠近皇女城堡,或者你离开皇女镇也行。”
“风将起,国将乱。留在这里,哪怕是超凡者,也有可能受到牵连。”
老波特:“可是,我还有自己的任务。”
老波特没说是什么任务,但安格尔猜也猜得到,不是观察古曼王国乱象,就是将古曼王室的各种异动记下传递给野蛮洞窟。等于说,老波特就是被安插在这里的一个探子。
但老波特并不知道的是,他所探察的这些东西,其实都无关紧要。真正的乱象,以及古曼王国的真相,站在金字塔顶端的那群人早就已经心知肚明。
老波特做的其实就是表面功夫,为了敷衍野蛮洞窟里的那些间谍。
而现在乱象将起,那些学徒级别的表面功夫已经可以不用做了,老波特也没必要一直留在这里,最好还是离开古曼王国比较好。
“你的任务迟早也会取消。”
重生萝莉,老公不好惹!
见老波特疑惑,安格尔继续道:“你不信的话,过两天调查者过来时,你可以向他们问问你的任务还需不需要继续?”
“前程是你自己的,所以怎么选择自己做决定。”
老波特沉吟片刻,才点点头:“我知道了,多谢大人提醒。”
安格尔:“哦,对了,天一亮我就会离开,皇女镇这两天可能会天翻地覆,你有地方避,就最好与梅洛女士一起避一下,没地方的话,就在这密室里待着也行。我走之前,会在这里布置一个幻境,只要不是真知巫师或者幻术系巫师,应该不会发觉到异常。”
老波特从安格尔的言语中,也听出了几分肃杀感。这让他想起之前多克斯向安格尔的问话。
难道,真如多克斯所说的,安格尔其实还对皇女城堡做了什么?
在老波特浮想时,安格尔的目光看了过来:“怎么,有疑惑吗?”
老波特连忙低下头,恭敬道:“没有疑惑。”
“那你就去做你的事吧,遇到各种情况的准备,都做一遍。我可不想你们又出了岔子,导致我再被叫到古曼王国来处理这些鸡毛蒜皮的事。”
老波特正色的点点头,然后退出门去。
等到老波特离开后,安格尔拿出雕笔还有血墨,以及各种耗材,准备在密室布置一个魔能阵。
安格尔对老波特说是幻境,但皇女镇如果真出现不可预料的结果,单独的幻境还是不保险,故而幻境和魔能阵结合,才是最优解。
如果老波特选择继续留在这里,那么这间密室也能保证短时间内不会被人发现,给了他登录梦之旷野求援的机会。
如果老波特放弃酒馆离开这里,那这件密室也可以当做野蛮洞窟在这里的一个隐秘据点。去任务大厅登记之后,未来这个隐秘据点也能为在古曼王国的内部成员,提供一些保护。
安格尔在拿出各种耗材时,也顺道将曼德海拉叫了出来。
不过,曼德海拉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而是静静的坐在一旁,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她身上那幽晦且黑暗的气息,逐渐浮荡,让她整个人仿佛变成了漆黑的影子。
等到安格尔将魔能阵刻画的差不多的时候,曼德海拉的沉思才慢慢结束。但曼德海拉依旧没有开口说话,而是注视着认真刻绘的安格尔,表情相当的复杂,既有反感、厌恶,又有纠结与犹豫。
曼德海拉没有开口,倒是安格尔突然转头看向她:“我突然有个灵感,借点你的能量。”
曼德海拉一愣:“我的能量还很驳杂,里面依旧有堕落的味道。”
安格尔:“无妨,可以滤化一遍再使用。”
没等曼德海拉同意,安格尔直接操控精神力触手,从曼德海拉身周那缭绕的黑暗气息中,生拉硬扯了一大半。
失去外放的黑暗气息,让曼德海拉魂体生出一种空虚感,想要恢复,估计又要多休养几日。纵然如此,曼德海拉也没有阻止安格尔,这些黑暗气息如果是曾经的她,她会分毫必争,但现在的她,也渴望力量,但不是这种让他疯狂到六亲不认的力量。
借了曼德海拉的灵体能量后,安格尔拿起雕笔,裹挟着这股能量,均匀而平缓的刻画在了天花板上。
随着这一道魔纹的刻画完毕,一股浓郁的阴森气息,在周围弥漫起来。
邪天战尊 梦里醉明月
曼德海拉深吸了一口,只感觉到魂体一阵欢欣:“这是蕴养死魂的气息,你打算在这里养死魂?”
安格尔:“等会你就知道了。”
安格尔又做了一些曼德海拉完全看不懂的操作,不一会儿,阴森的气息突然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少了死亡的味道,多了一点纯粹与净化的感觉,显得更加的平静与宁和。虽然也能蕴养死魂,可现在泛用性更广,哪怕是生灵都能在这里得到安宁。
“这是?”
“死寂魔纹。”安格尔:“一种蕴养死魂的魔纹。不过,我稍微改变了一下,借了你身上的能量,你的能量属性是很特别的,虽然死气滚滚,但却有一种向死而生的味道。”
“果不其然,稍微改动一下,然后滤化一下,就变成了新的效果。”
曼德海拉完全听不懂安格尔的解释,只觉得高大上,不明觉厉。也因此,她很好奇,经过改良后,这个魔纹有了什么效果?
“什么效果?你感觉不到吗?”
安格尔古怪的看了曼德海拉一眼,然后从手镯里取出一个有些发蔫的苹果。——这个苹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他手镯里的,从上面的喙印来看,应该着是之前托比在手镯里吃东西时落下的。
現實中的靈異事件 房東來催租
安格尔将这个苹果随手一抛,落到了墙角。
然后指着苹果道:“现在你应该感知到了吧?”
曼德海拉感应了片刻,回过头沉默了片刻:“这是……食物保鲜?”
安格尔点点头:“怎么样,不错吧?”
安格尔没等曼德海拉回话,继续刻画其他魔能阵,一边刻画,还一边得意洋洋的道:“这是我从《金属之舞》杂志里得到的灵感,这本杂志里有很多生活用炼金小妙招,不过繁复的很,我稍微一改,效果也很不错。”
曼德海拉很想吐槽,你拿我的能量就是为了搞这个食物保鲜?
但想了想,反正那些能量她本身也想剔除,保鲜就保鲜吧。只是,为何要在这里刻画保鲜的魔纹?
“还不是你没杀死皇女,为了避免皇女镇动荡,导致我们的人在这里受伤。我准备将这个密室修改一下,弄成有庇护、隐蔽、还有反探察的长住之地。”
“既然要长住,肯定要考虑生活的品质。”安格尔笑呵呵道:“这句话也是出自《金属之舞》。”
曼德海拉:“……这是哪里的歪门邪道杂志。”
“歪门邪道?我觉得很有意思。”
曼德海拉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可是,你们巫师也和普通人一样,每天要吃饭吗?”
安格尔倏地一顿。
欸?!好像说的是理!
一级学徒的扛饿能力就很强了,二级、三级学徒更强,至于正式巫师,只要能量不断的滋润血脉,一直不吃东西都没什么问题。
“而且,之前我和图拉斯去玫瑰水馆的时候,那里的厨师阿撒兹说过,一般学徒外出游历,不都要先学魔力面包么,只要学会这个美食戏法,哪怕是一级学徒也不会挨饿。”
原本安格尔就感觉身上扎了一把箭,在曼德海拉提到魔力面包,安格尔的心口又被追加了一把箭。
“所以,为什么要搞这些无用功?”
面对曼德海拉的询问,空气倏地变得沉默。
在许久的沉默之后,安格尔缓缓道:“魔能阵是一个整体,需要里面有各个魔纹的配合,而魔纹之间也有契合与不契合的情况。现在的魔纹,就很契合整个魔能阵,所以,我是为了这,才刻画这个魔纹的。”
“是吗?”曼德海拉眯眼怀疑。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一花琉璃 妃舞倾城
“当然。而且,这个魔纹还有滋养灵魂的功效,你为什么要盯着保鲜这个不值一提的附加效果呢?”
曼德海拉:“……”这难道不是你先提的?
安格尔:“算了,你不懂魔能阵,我不怪你。比起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你其实更想问的是图拉斯的回答吧。”
任何人都能看出安格尔是在转话题,而且相当的生硬,但曼德海拉却毫不犹豫的上了钩。
所有的心神,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安格尔身上。
安格尔给了曼德海拉一点点准备时间,才斟酌着言辞道:“和图拉斯相处最久的人是你。你应该很了解他才对。”
“我先不提他的反应,我很想知道,以你对他的了解,你觉得你这次离开,他会有什么反应?”
曼德海拉沉默了片刻:“应该没什么反应吧。”
安格尔:“答对了。”
曼德海拉没有一点答对的喜悦,反倒是脸色瞬间垮下来。
安格尔挑眉:“这不是你自己说的么,你也猜到了他的反应。”
曼德海拉低下头:“我以为会有意外。”
“人生如果处处都是意外,那还要不要做正经事了。”安格尔:“而且,你也不想想,你才离开多久?半天不到,你要他给出什么反应?焦急的四处寻找,还是抹着眼泪大喊,你在哪里?”
“代入一下你自己,假如你离开你亲人半天,你会觉得他会什么反应?”
“我没有亲人。”曼德海拉眼神闪过一丝幽暗。
“没有就算了,你自己品一下,半天时间很长吗?”
曼德海拉沉默片刻,也觉得安格尔好像说的对,她就离开半天,想试出图拉斯对他离开的反应,的确有些强人所难。
“那我这几天都不上线,到时候能不能……”
“不能。”安格尔毫不犹豫拒绝:“我现在忙的很,不仅要帮你处理皇女城堡的后续,还有一个去沙虫集市的任务,哪有时间陪你玩这些游戏。这次,只是需要你帮忙,所以和你做了个交易。但,没有下次了。”
灯光下的孤独男孩
半晌后,曼德海拉:“好吧,我会自己去看。”
说完后,曼德海拉似乎还是有些不甘心,继续温度哦啊:“那……图拉斯就一点都没提到我吗?”
安格尔想了想:“也不是,我告诉他,你可能几天都不能上线。”
曼德海拉眼睛一亮:“那他怎么回答的?”
安格尔:“他说,他知道了。然后就和说,想要回初心城去,我就送他走了。”
安格尔原本还打算给图拉斯的回答润色一下,但之前曼德海拉扎了他两箭,安格尔也不润色了,直接原话告诉了曼德海拉。
安格尔以为曼德海拉听到会很伤心,但意外的,曼德海拉表情还颇惊喜的样子。
安格尔正疑惑时,他听到了曼德海拉的低声自喃:“我一离开,他就回初心城去了。果然,我一不在,他就感觉到了无聊,只有我在他身边,他才不会感到孤单。”
安格尔听着这越说越离谱的话,表情变得极为微妙。
他原本还以为曼德海拉会因此心灵受伤,没想到,她居然脑补出了这么一段剧情。
而且,好像还挺说的通的。
但真实的情况,安格尔是知道的,图拉斯的脑海里根本就没想过曼德海拉。
要不要告诉她真相呢?
安格尔看着陷入自我思维,嘴角微微翘起,整个人弥漫着淡淡欢悦气息的曼德海拉……忖度之后,他还是决定不打碎她的美梦。
其他人也就罢了,曼德海拉的情况特殊。
对她而言,有点幻想,总比绝望来的好。
而且,幻想也未必不能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