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御九天-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推薦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御九天
这大概算是玫瑰圣堂第一次最大规模的公费出行了……作为‘当事人’,玫瑰圣堂得到了一百张邀请票,这可不止是荣耀竞技场里的座位票,而是包含了来回车票、吃住食宿等一切开销的通行票!
不得不说,天顶圣堂人家就是财大气粗,随便拔根儿腿毛都是足以让玫瑰人惊为水桶腰的,如此免费旅游的机会当然不能错过,何况还是过来给王峰会长他们加油?校领导方面,来的是霍克兰和李思坦,没办法,玫瑰还要维持正常的运转,大多数领导和导师们肯定是不能离开的,而这两人,一个是必须来的正职,另一个呢则是面对着根本就没有学生的、空空的符文分院,自然是想走就走,而且齐柏林飞艇的研究现在已经卡在瓶颈许久了,这次李思坦来圣城,也不仅仅只是为了来观摩这场决战,同时是还想在圣城铸造总部做一个调研和学术交流的。
至于玫瑰弟子方面,那就是正儿八经的千挑万选了,林致远、苏月、法米尔、帕图这些原本和王峰关系就很好的自然是不用多提,其他的名额则是当做上个月的奖学金来直接嘉奖了。
这可是一张十天来回,全程一切免费的通行卷……结果搞得上个月的玫瑰弟子们一个个发了疯似的拼命,比如原本整体水平才刚刚达到虎级的二年级,一个月时间内就硬是生生给催化出了八个新的虎巅……
此时玫瑰的上百号人全都在圣堂弟子席位的第一排,他们穿着整整齐齐的玫瑰制服,头上绑着整齐划一的‘玫瑰必胜’红绸带,天顶圣堂给发的红色小旗子自然是不需要的,玫瑰弟子们自备了各种长长的横幅和彩带,甚至还在最前面架上了好几面大鼓,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誓要和对面天顶圣堂十倍于自己的本部啦啦队决一胜负。
TMD,人少又怎么样?不就是以弱胜强嘛,王峰会长他们就是这么一路胜过来的,咱们玫瑰人全都一样,不管干什么,就是不认输!
此时场上人声鼎沸,入场的圣堂弟子络绎不绝,苏月正在和那几个裸着上身、打着鸡血的强壮男鼓手们交代着节奏之类,却听闹哄哄中,有个清脆的声音响起道:“苏月姐!法米尔姐姐!”
苏月和法米尔都转头看去,然后愣了愣,两人都是一起张开了嘴巴:“小音符?!”
重生之妃常逆天 叶雪音
“不要挤!不要挤!再挤我揍人了啊!我真的揍啊!”
音符的身后,两只马腿粗的胳膊就像是钢架一样帮她牢牢挡住两边的人流,摩童的嘴里还咬着半个苹果,脸上却是涨的通红,额头上青筋乱跳……奶奶的,明明四周挤来挤去的全都是一群弱鸡,可居然让他这个天生神力都大喊吃不消,难怪人家说人多力量大!
他好不容易护着音符从那拥挤的通道口中跑了出来,苏月和法米尔都是又惊又喜的迎上,周围有不少已经入座的玫瑰弟子都看到了音符和摩童,此时纷纷兴高采烈的打着招呼。
摩童先不说,至少人家小音符在玫瑰的人气一直都很旺,人缘儿那是好得不得了,苏月和法米尔这些和老王战队走得近的,和音符、摩童就更熟悉了,但这里毕竟是圣堂弟子的专区,没有弟子证的话是进不来的,可这两人早都已经转学回曼陀罗了……
苏月惊喜的拉起音符的手:“小音符,摩童,你们怎么来这里了?”
圣堂之光上这些天也有不少关于八部众使团的报道,但基本都只是在说带队的夜摩天,可没提到居然还有乾闼婆公主、摩呼罗迦小王子这些。
“和吉祥天姐姐一起来的。”
苏月和法米尔都是听得一呆:“吉祥天殿下?她也来了?这……怎么没见媒体报道呢?”
“咱们这毕竟是皇室的行程,怎么可能轻易提前透露!”摩童一副知之甚深的样子:“老黑也来了,跟他哥一起保护吉祥天殿下呢!反正一会儿殿下会在赛场正式亮相的,现在告诉你们也没什么!”
“那贵宾席坐着不自在,只怕也不能大声喊,再说了,好久没见你们了,就想过来和姐姐你们一起。”只听音符在旁边笑着说道:“摩童和黑兀凯当时不是从龙城直接回曼陀罗的吗?他们俩的弟子证一直都在身上呢,我刚才借了黑兀凯的,门口人太多,检票的也没仔细看,只是扫了一眼封面就让我们直接进来了。苏月姐,这段时间咱们玫瑰怎么样?变化大吗?”
苏月和法米尔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两人都笑了起来,苏月拉着音符的手:“你们走这段时间啊,咱们玫瑰变化可是老大了,发生了好多事儿,那肯定是你们在报纸上看不见的,一会儿你和我一起坐,我跟你说!”
正说着,旁边居然来了摩童的老熟人,大嗓门老远就响起,生生是压下了周围那恐怖的嘈杂声:“摩童!摩童!八部众那个!对,就是你,胸最大那个!我擦,耳朵聋了?跟你一起扛过雷的哥来了,你居然不迎接一下?”
居然有人敢冒充我哥?不对,等等,卧槽,什么叫胸最大那个?老子明明是货真价实的男子汉!
摩童两眼一瞪,猛的转头看过去,却见居然是冰灵的奥塔,在他身后,雪智御、吉娜、塔塔西、东布罗等人全都在,还有穿着火神山制服的、穿着沙城制服的一大帮人。
“什么哥什么乱七八糟的,谁啊你!”摩童满脸不爽的回应:“马上叫声童哥,我就原谅你!”
“哈哈哈!”奥塔是个爽快人,蛮力又大,此时奋力挤开人流,冲过来一把就勾住摩童的肩膀:“忘恩负义的臭小子,没大没小,就算你不念哥请你吃麻辣兔头的情分,也要记得哥帮你挡过娜迦罗那么多刀啊!”
“……你小声点,不是说好了吗,私下里才叫哥……”摩童干咳了两声,他这个人其实还是念别人好的,记情,但就是抹不下脸,一边压低声音交涉,一边骂骂咧咧的吼道:“咳咳!卧槽,挡刀又不是我叫你帮我挡的,要是随便来个人帮我挡两刀,就要我叫这个叫那个,那我还不烦死?呸,我不叫!爱咋咋的!”
一边说着,一边毕竟还是尴尬,但总算是没白跟老王,也是学过两路散手,这种时候必须要用合理的理由来转移话题:“那什么……音符,苏月、法米尔,来来来来,你们这彼此还不认识吧?我给你们好好介绍一下!”
他将冰灵众介绍给大家,雪智御又把火神山、沙城的人介绍给玫瑰,都是活跃的年轻人,又都是玫瑰的铁杆儿支持者,只是几句话下来,一伙人已经是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了,而此时,越来越多支持玫瑰圣堂的各圣堂弟子们坐到了这北边的席位,都在冲他们前排喊着‘玫瑰的兄弟都是好样的’、‘玫瑰加油’、‘比赛完了一起庆祝’、‘包了刀锋城的酒吧’口号的年轻人们,志同道合者越来越多,加上苏月领衔的玫瑰‘女子啦啦队’们各种大声回应、带节奏,气氛已经彻底起来了,各种高喊声、唱歌声响彻一片,传遍赛场,完全不输给对面看起来气势森严,已经是一片黄色海洋、还唱着整齐战歌的天顶圣堂支持者们……
肖邦穿着一件头套斗篷,十分低调的坐在最后排,他甚至都没有和龙月圣堂的几个弟子一起,他是悄悄过来的。
没办法,最近联盟的各势力高层都已经收到了一个秘而不宣的消息,来自八部众那边,是关于长公主吉祥天殿下将要公开招夫婿的事儿,而且那位‘王’明确说了,不考虑势力背景,一切以妹妹的眼光和心意为准……
那可是八部众的长公主兼圣女殿下啊!掌控着八部众乃至整个刀锋联盟的祭祀、占卜预言之权,一句话可以让整个联盟为之翻云覆雨,在某些领域甚至可以凌驾于王权之上,独立于联盟体系之外,宛若暗魔岛主一般的超然存在!何况,这位圣女还是那位‘王’最疼爱的亲妹妹!
坦白说,这就让人很兴奋了,男女感情这种事儿没有绝对,不管身份究竟是否匹配,万一真就走狗屎运被吉祥天看上了呢?无论如何都得去露个脸争取个机会啊!所以现在各大公国、各大势力,甚至包括九神帝国那边的高层,几乎是全都在蠢蠢欲动,但凡是家族有个未婚优秀子弟的,都恨不得去掺和上一脚,肖邦他家的老头子自然也不例外,而听说这次决赛,吉祥天也会来观战,肖邦他爹更是恨不得把肖邦给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送过来……
就肖邦这性格,能不跑、敢不藏吗?嗨,还是在这里静静的坐着,欣赏师父到底是如何碾压历史第一圣堂的来得舒服,至于什么圣女……别说圣女了,就算是仙女他都没想法!
看着这大片为玫瑰欢呼的场面,听着那些热情的声音……坦白说,肖邦是真心替师父感到高兴,龙城那一趟,别的他不知道,也不管师父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才隐藏在玫瑰做一个普通弟子,但至少师父对玫瑰战队那几人的真心实意,肖邦是看在眼里的,现在这些人也都各自成为了能独当一面的强者,甚至站在了挑战历史最强圣堂的位置上,师父想必也一定很欣慰吧,反倒是自己,进步最慢,最后的突破始终迟迟未能完成。
本是想突破鬼级后来这里给师父报喜,可现在……这让肖邦感觉有些愧疚,仿佛愧对了师父的栽培和信任。
他一边想着心事,一边轻轻叹了口气,可没想到恰巧的是,坐在他身边的另一人也刚好叹了口气。
在玫瑰的支持者如此热情高涨的同时,居然有两人同时轻叹,也是怪事了,肖邦忍不住朝旁边看了一眼,却见那人也正好转头看过来。
那人和他一样穿着带头套的斗篷,把一张脸隐藏在斗篷的阴影中看不清楚,也是在刻意的低调隐藏着身份。
同样的隐藏,同样的选择坐在最后一排,也算是缘分了。
“兄弟为什么叹气?”两人同时问出口,随后一怔,彼此的默契同步让两人都感觉挺有意思,而同时,当目光对视,两人也都感受到了对方那刻意隐藏下却仍旧强大的气场,随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到这热闹的场面,感慨过往。”肖邦笑着说。
“我也是。”那人哈哈一笑,伸出手来,那是一双蓝皮肤的手:“认识一下,我叫股勒,来自海格维斯。”
其实当这双手伸出来时,就已经不再需要报姓名了,刀锋联盟里长着这蓝皮肤的只有维斯一族,而维斯一族的圣堂弟子里,能有这般锐利眼神和强大气场的,则只有股勒一人而已。
雷霆之路一战,各种‘股勒和王峰不得不说的故事’早已被传出了百八十种版本,不管这些版本是真是假、说好说坏,但最起码,股勒宣布加入玫瑰是事实,许多玫瑰的支持者对他这个决定其实都是相当佩服的,是条输得起的汉子。
幻想医侠
肖邦笑了笑,伸出手和他握在一起:“龙月,肖邦。”
啊?啊?
……
众多圣堂弟子的入场热闹归热闹,也确实是带动起了场上的气氛,但这战前热闹氛围的顶峰,终究还是在最下面那些尊贵贵宾们入场的时候,才达到了顶峰。
圣堂和刀锋议会众多平时不会轻易露面的大人物们,第一次踏足这圣城领地的兽族大长老、神秘暗魔岛上的千手鬼王,海龙王子和人鱼族公主,九神的沧澜大公等等,每一位的入场都是一波场上喧哗声高潮的所在,人们争相目睹着这些平时只能在圣堂之光上看个名字或者照片的大人物,对他们真人面孔和照片的区别做着各种品头论足的评价。
当然,这样热议的目光也不仅仅只是盯着老一辈们,似乎有不少大势力的大人物们,都不约而同的带着家族中最优秀的后辈出现……
一个老的,配一个小的,似乎突然就成了全场大人物们的标配。
比如跟在兽族大长老身后那年轻男子,那男子身材高大,看起来虽只有二十出头,但却是气魄不凡,目光锐利,身着一件黄金战衣,疑似南部兽族皇室中最为骁勇善战的七皇子殿下塞班;再比如德邦公国,出席的是德邦亲王亚特兰和英勇之剑亚伦……按理说,这两人无论谁,只要来一位就足够代表德邦了,这虽然是一场刀锋联盟难得的盛会,但毕竟不算是什么涉及联盟根基的大事,还犯不着如此隆重,可偏偏就是两人一起来了,仿佛是专门为了配合全场这‘一老一小’的特殊组合一样。
普通人或许不会在意、不会多想,但少数嗅觉敏锐、且对这些各大势力人物如数家珍的记者们,却相当准确的捕捉到了这一点,这种场合,老一辈带一两个年轻小辈出来交际交际似乎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儿,但全都是一老一小的标准配置,而且带的还都是各大势力中最优秀的未婚男子……如此的默契,这似乎就有点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了,这背后绝对有大事儿!
竞技场一片火热,无心人在看热闹,有心人则是在看这热闹背后的深意……而直等到最后一个三人组出现,整个竞技场的气氛也很快被推到了最高峰。
左边的男子年约二十五六,虽只是穿着一身相当普通的白衫,但却不减那丰神俊朗,气度不凡分毫,他脸上挂着春阳化雪般的暖暖笑意,正是这一代的圣城圣子罗伊,不出意外,也就是未来的圣堂堂主最有利的竞争者。
一向深居简出非常低调的他,竟然也来了!
罗家的祖先罗峰,是当年追随至圣先师的八贤之一,和另一位八贤隆加,并称为至圣先师的左膀右臂,后来先师飞升而去,威望无双的八贤之首隆加创立了九神帝国,成为人类的千古一帝、一代明主,直到百余年后,一统天下的九神帝国日渐骄横,垂垂老矣的罗峰这才接手了原本只是至圣先师弄着玩儿的圣堂,并将圣堂逐步完善为今天这样多重结构的雏形,并以此为根基联络了大陆各族反抗九神的暴政,并最终成立了刀锋联盟……
毫无疑问,在场身份最贵重的人之一,中间的女子,正是曼陀罗公主——吉祥天!
精致的平衡面具勾勒出一张精致的五官图,虽然那并不是吉祥天真正的容貌,但光看那细致的轮廓已然能想象到其倾国倾城的容颜。
八部众的长公主,那位足以威慑天下的‘王’的妹妹,同时更是八部众天坛的执掌者、圣女,未来的八部众大祭司、联盟大祭司,一句话就可以引动天下风云、改变联盟局势的存在,绝对的地位超然!
何况,这位未来大祭司,现任的八部众圣女还有着诸多引人遐想的传言,比如说谁能取下她的面具就能成为她的丈夫、比如说她的容貌倾国倾城,能让鲜花羞闭、皓月藏空、比如……太多的传说和烙印,让吉祥天早已成为了这个大陆上最受年轻人欢迎和追捧的明星,甚至恐怕比旁边的圣子还要更加知名几分。
然而在两个刀锋顶级话题人物的右边,则是一个更加帅气高挑的男子,身上的贵族气质在两人的旁边也丝毫不落下风,脸上始终带着平易近人的笑容,让人一眼便心生好感想要亲近,尤其是对女性,那深情带着包容的眼睛仿佛有着洞穿灵魂的魅力。
九神帝国九皇子,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跟这两人一起???
这是什么神仙组合啊!
此时三人强大的气场,顿时就让喧闹的竞技场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他们。
吉祥天隐藏在面具下的盛世容颜看不出有任何波动,只是始终保持着那淡淡的微笑。
似乎是感受到了全场人不约而同的注视,也似乎是本就早有所备,圣子罗伊微微一笑,站在那贵宾席的主位上冲四周所有人温和的挥了挥手:“圣堂的勇士们,愿圣光与你们同在。”
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却宛若是给这突然安静下来的竞技场扔下了一颗重磅炸弹,全场在短暂的宁静后,突然就爆发出了震天一般的欢呼声,将这竞技场之前就已经十分热闹的气氛给推到顶峰。
“愿圣光与圣子同在!”
“圣子殿下万岁!圣堂万岁!”
各种欢呼声喧哗声,一旁的九皇子依然带着友好的笑容,似乎是参加朋友的盛会一样,全场都彻底疯狂起来,而也正是在这种疯狂中,三人入座,随后便是这里的主人登台了。
天顶圣堂校长傅长空,他身边还同行着一人,正是玫瑰圣堂的校长霍克兰,两人一起走到那主席台上。
坦白说,霍克兰此时此刻的心情是有些澎湃的,万众瞩目的舞台他站过很多,但那只是在符文界,而今天,到场如此众多的各界大人物,他却仍旧还是站在中心那个。
有点飘,真的让人感觉有点飘!当校长虽然特么的很累人……但也是真的爽啊!
傅长空微笑着侧了侧身,似乎在谦让,要让霍克兰先来讲两句,老霍虽然心里飘,但分寸多少还是有的,赶紧谦让回去。
傅长空笑着点了点头,走到那主席台的正中央:“各位。”
浑厚的声音瞬间传遍全场,将全场足足五万多人的喧闹声全都轻描淡写的压了下来。
“首先,我代表天顶圣堂欢迎来自各方各界……”
傅长空先是微笑着做了一个简短的开场致辞。
“玫瑰圣堂能一路披荆斩棘连胜七场,来到这最终的战场,我个人对此致以极高的敬意和钦佩,他们是具有圣堂精神的真正挑战者。”傅长空一边说,一边微笑着冲旁边的霍克兰拱了拱手,似乎很是礼敬客气,可还没等霍克兰还礼客套两句,傅长空霸气的一面就随之而来:“但我相信,今日之后,圣堂将再无玫瑰之名!”
全场瞬间安静,空气变得丝丝清冷,整个竞技场原本还宛若节庆般的热闹氛围,突然就变得剑拔弩张般的紧张了起来。
“我宣布!”傅长空收起笑脸,冷冷的说道:“比赛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