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範馬加藤惠-031 拼圖閲讀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和马咋舌。
如果向井瑛太醒了倒是可以试试看他还有没有记忆。
现在他昏睡中,鬼知道他还记不记得被那个鬼玩意附身时候发生的事情。
玉藻开口道:“我们可以进去看看向井先生吗?”
咨询台的阿姨点头:“当然可以,不过他只是躺着睡觉,没什么好看的啊。”
和马:“只是作为这次惨剧的幸存者,去表达一下自己的美好祝愿。”
阿姨这才眯起眼睛仔细看和马的脸:“啊……你是那个桐生和马啊,抱歉抱歉,镇上的游客不少,我也不在现场,没认出来。进去吧。从中间的楼梯上二楼,一直走到尽头就是了。”
宫殇怨毒
和马点点头,和俩妹子交换了一下眼色,就迈步往楼梯走去。
按着咨询台阿姨的指点,和马很快来到了向井瑛太的房间。
房间被改造了成了病房,除了床铺还有呼吸机、心率仪等设备。
向井瑛太躺在床上,挂着瓶子上没有贴标签的点滴——可能是用来维持身体能量的葡萄糖。
当然也可能是美国佬搞的什么黑科技注射液。
这个时空苏联都真的有超级战士了,那美国从裤兜里掏出什么和马上辈子没见过的黑科技也很正常。
和马注意到玉藻在进屋之后手里掐了个决,不知道有什么效果。
来到向井瑛太的床边后,和马清了清嗓子说:“呃,向井桑,我已经康复了,作为这次事件仅有的两名幸存者,我希望你也能早日康复。”
和马说完保奈美就把刚刚经过便利店的时候买的水果放到了向井瑛太的床头柜上。
那里已经摆了不少水果了,看来有不少人来探望过——现在整个地区都被封锁,应该都是村里人。
难怪去便利店买水果的时候,便利店大叔抱怨刚补货的水果库存又所剩无几了,大概都被村里人买去,然后送到了向井瑛太的床头柜上。
看不出来向井瑛太还挺有人望的。
送完水果也没啥别的事情可干了,和马如果是坏人,这个时候大概会动手灭口,只可惜和马是好人。
只能祈祷向井瑛太忘记了在社办里发生的一切,无法给CIA提供任何有益的情报了。
和马正要转身离开,就敏锐的听到了门外走廊上的脚步声。
脚步很慢,很轻,感觉是个老太太在走廊上缓缓移动。
和马看了眼玉藻,果然她也听到了脚步声,然后两人一起扭头看着大门。
保奈美显然没听见脚步声,看和马跟玉藻扭头,便也扭过头,好奇的看着大门。
大门在三人的注视下被苍老的手拉开,一名慈眉目善的老太太进了门,看到和马等人还愣了一下。
老太太手捧着的脸盆还因为这个愣神的动作晃动了一下,盆里的东西发出碰撞的声响。
然后老太太说:“想不到还有年轻的孩子来探望瑛太,是游客吗?”
和马:“我和向井桑一样,是这次事件的幸存者,我来……”
“哦哦,”老太太打断了和马的话,“有心啦,年轻人。”
她一边说一边进了病房,把手里的脸盆放在地上,推进病床下。
和马看见脸盆里有刷牙用具、肥皂盒以及其他东西。
老太太大概刚刚离开洗漱去了。
和马:“您是向井桑的母亲吗?”
“是啊,不然还能是什么呢?”老太太拉过床边的椅子坐下,长舒一口气,一边揉着膝盖一边对和马说,“我们家就剩下我和我儿子了,他这样倒在床上不起来,只能我来照顾他了。”
和马:“向井桑没有妻子吗?”
“曾经有过的,是个外面来的姑娘,我儿子大学时代认识的。”
老太太说着抬起眼睛,看了眼和马身边的保奈美:“嗯,和这个女娃有点像……就一点点,没有那么漂亮,身材也没那么好,但是总之很顺眼的一个姑娘。”
和马看了眼保奈美,稍微在脑海里构建了一下低配保奈美的形象,然后好奇的问:“那……她现在在哪里呢?”
“跑了嘛。这个山沟里,生活枯燥,仿佛一潭死水,最初的新鲜感过后,那姑娘就越发的想念外面。这也正常,我要是年轻个几十岁,我也跑。”老太太轻描淡写的说。
和马:“可您现在不还在这里吗?”
“我本来离开了,”老太太看着窗外的星空,“我先是在仙台的女子学院读书,后来又去了东京。不过没过多久就遇到了大地震,然后地震引发的大火烧了几天几夜,把东京的木头房子全烧掉了,其中也包括我租住的公寓。”
和马:“然后您就回来了?”
“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就回来嘛,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到了东京啊。所以我决心留在东京,但是因为行李什么的都被烧掉了,钱和印章都在行李里面,所以我只能先试着去有钱人家当帮工。
“我好歹也是个地主家的小姐——虽然是这种山村的地主。最开始生活过得还挺艰难,可我觉得能留在东京很棒了。
“然而困难的事情接踵而至,先是银行倒闭了,没倒闭的也取不出钱来,人都拥挤在银行前大声的嚷嚷,政府派来的警察努力维持着秩序。
“我陪着我工作的家里的太太一起去取钱,两个女人差点丧命在那汹涌的人潮里。但凑合一下日子勉勉强强还能过。直到有一天,有两个穿得一身黑的家伙来敲门。”
和马一听“两个穿得一身黑的家伙”,第一反应就是琴酒和伏特加来了。
老太太看着和马,卖了个关子:“你猜这两人是谁?”
和马当然不会回答黑衣组织,他根据老太太讲述的故事的年代,推测到:“特高科?”
“没错,特务要来抓我工作的家里的男主人。男主人是作家,似乎早就预料到自己会被盯上,见势不妙就跳窗走了。打头的特务拔出枪冲到窗边,透过窗户开火。
“太太用身体撞向特务,阻止他对男主人开枪,但是另一个特务对着太太开了两枪,太太就那样倒下了。
“特务们也跳窗离开了房间,去追男主人了。
“我把一息尚存的太太反过来,想给她止血,她却说‘不用了,我应该不行了。’
“接着她又说:‘快走吧,唯笑,很坏的事情就要在这个国家发生了,走吧,回到你的家乡去。’”
和马挑了挑眉毛:“请问,这是哪一年的事情?”
“1931年。我工作那家的男主人喜欢用公历纪年,不喜欢用年号,所以我也对公历纪年很敏感。”
老太太说。
日本这边是有皇帝的,所以在各种正式的场合都会用天皇的年号,和马初穿越的时候各种不习惯。
很多老日本人,更是只记天皇年号纪年,不记公历纪年。
战后出生的日本人可能为了更加方便的跪舔美帝,倒是都能迅速完成天皇纪年和公历纪年的换算。
1931年,向井瑛太的母亲向井唯笑在一个可能是左翼人士甚至可能是……的作家家里工作,然后遇到了特高科特务抓捕作家,作家的妻子临死前告诉她赶快离开东京,东京要发生不好的事情……
感觉这说的是日本的全面右转和***化。
老太太继续说:“所以我回到了这个山村,然后接受了一个入赘我家的人做丈夫,就这么一直生活到了战争结束。
“后来我听说,当年和我一样从仙台第一女专毕业出来的女学生,很多下场都很凄惨。虽然我在这封闭的山村里过着宛如死水的生活,但至少我活着。”
说道这,老太太顿了顿,话锋又转回最开始的地方:“但瑛太的妻子并没有我那样的经历。她越来越表现得像个笼中鸟,所以当她有一天突然消失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意外。”
和马“嗯”了一声,但忽然一个激灵:“等等,向井女士是……突然消失的?没有人看到她离开吗?”
“我看到了。但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老太太说,“我默许了她的离开。因为我能明白她的想法。从那以后,瑛太就像变了个人。”
和马皱眉:变了个人?
怕不是从那时候开始就被那玩意给附身了吧。
老太太察觉到和马表情的变化,问:“怎么了?”
“不,没什么。”和马摆了摆手,“向井先生他没有试图去寻找妻子吗?”
“没有哦。大概瑛太也意识到了继续呆在这种山村,对他的妻子是一种煎熬。他那么喜欢她,估计本身也希望她能走向更加广阔的天地吧。
“不过妻子走后,瑛太就开始推进这个村庄的现代化,他先是买回来一台总机,还修好了线路,让全村每家每户都通上电话。
“接着他平整道路,修缮房屋,还买了彩电放在村公所活动室,让大家能看到仙台那边的电视台的节目,信号好的话偶尔还能看到东京的电视台。
“他还不知道从哪儿弄到了一套电影设备,放一些已经下映的片子给大家看。”
和马听到这,立刻回想起自己去找神主的时候,神主说起《寅次郎的故事》时,被和马问了一句“温泉街上又没有电影院你在哪里看到的寅次郎的故事”,结果神主难以察觉的停顿了一下。
难道和这个有关?
于是和马打断老太太的话问道:“向井瑛太在村里组织放映电影的时候,有没有放过寅次郎的故事?”
老太太立刻回答:“有。当然有。寅次郎的故事可是村里大家最喜欢的系列电影呢。而且,又一次美泉神社的神主发现,他儿子居然在寅次郎的故事里跑了个龙套。”
所以,之前神主那难以察觉的停顿,只是因为看到了儿子跑龙套?
总感觉这个解释有点牵强啊。
沉夕
俏状元 笛儿
和马正要仔细琢磨,老太太又接着降下去:“几年前他听说村里搬出去的涵田在运输省做了次官,于是就带了很多礼物去东京拜访,回来的时候带回了运输省的投资和旅游开发计划。”
老太太伸手抚摸着儿子的头:“这些计划改善了村里的生活状况,所以全村才这么敬重他,你看看这些水果,送那么多,我儿子要是醒不来,我一个老太太根本吃不完。”
和马也看了眼堆在床头柜上的水果。
那里面还有他的贡献——虽然是保奈美出钱买的。
老太太又叹了口气:“怎么会出这种事,这次的事情要是传出去了,新型霍乱在这里杀死了那么多人,以后谁还来这边旅游啊。瑛太这么卧床不起,他努力还要全都白费……”
和马倒是觉得,说不定CIA和自卫队会执行彻底的消息封锁。
他安慰了老太太一下:“向井瑛太先生一定能康复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希望如此吧。”老太太如此说。
和马盯着老太太看了几秒钟,确信她没有其他要说的了,便问:“向井先生弄来的放映机,我可以看一看吗?”
“当然可以,就放在旁边的房间,我去给你们拿……”
和马按住了老太太:“不,您腿脚怪不方便的,我们自己去旁边的房间看好了。”
老太太点点头:“那你们去吧。”
于是和马告别了老太太,来到隔壁屋,一下子就在一堆杂物里,看到了电影放映机。
上辈子和马小时候,电影院还没有现在这样普及,看电影也是主要通过官方组织的集中放映。
杂物间里这个放映机,看起来跟和马记忆里小时候电影放映队用的电影放映机差不多。
和马凑近了仔细观察放映机,然后他眼尖的发现放映机侧面好像用厚重的涂料抹掉了什么。
但是这些涂料已经有一部分脱落了,露出了盖在涂料下面的文字的边角。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和马立刻用手指扣这层涂料,把干巴巴的涂料扣掉之后,部队番号露了出来。
显然这是日军的部队番号,现代日本陆上自卫队的番号什么的,并没有延续旧日本陆军的一般规则,肯定不会弄混。
这个放映机大概是某个旧日本陆军单位拥有的文娱设备。
和马立刻就想到了两次引发悲剧的那个基地——它应该就在附近。
所以向井瑛太被那个东西控制了之后,就回到基地把放映机刨出来粉刷一下,直接拿来用了。
那为什么神主在和马问他在哪里看的《寅次郎的故事》的时候,会难以察觉的停顿一下?
难道真的只是想起来儿子在这个系列电影里跑过龙套?
和马一面思考,一面把放映机放回原位,随手拿起杂物间里的颜料,把刚刚露出来的番号又给掩盖掉了。
可不能让CIA知道他桐生和马了解了这放映机的秘密。
做完这些,和马双手抱胸陷入了沉思。
他总觉得自己快要拼凑出整个事情的全貌了。
神主到底和渡边君说了什么,渡边君到底怎么身亡的,小田君又是怎么变成植物人的,所有这些只要在找到一两个碎片就能全拼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