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lgxp都市异能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討論-179、小人朱九,小人韓嘯看書-tqzk7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朱广生这一答话,将满座都惊住。
就连上首的周升等人,也是不禁都看他两眼。
这等将兵书战册分享出来的决定,可不是那么容易作出的。
要知道今日可是有儒道宗师在场,还有仙卫与郡守府官员在,此时说过的话,就是十八世家的长辈来了,也不能反悔。
“九哥三思啊!”
“九哥,这兵书战策,可不是寻常物件,这是我世家的根本啊!”
……
那些依附于朱广生的众人焦急的出声规劝起来。
苏秦调 狍子.
这个韩十六心思歹毒,这是要陷九哥于万劫不复!
“朱兄高义,只是此事可回家族商量,若是贵家族不反对,我愿出灵石购买兵书战册的副本。”
一位平日与朱广生关系不错的青年站起身,向着朱广生一抱拳道。
“的确,此事还需朱兄家族老祖决定才好,朱兄心意刘某心领了,他日战场相逢,再一争长短。”
便是平日不太对付的,此时也出声。
朱广生目光转向众人,微一抱拳,然后道:“诸位放心,此事我做得了主。”
做的了主?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他已是向着韩啸拱手道:“十六弟放心,我回去便把你所赠的兵书抄录副本,送与诸位英杰。”
半山亭中,一片寂静。
怪不得。
怪不得这韩啸直接开口让朱广生分享兵书战册。
怪不得朱广生说他能做主。
这兵书,竟然是韩啸所书!
刘光与曹成他们转首看向韩啸,面上也露出异色。
倒是宋濂只是脸上挂着微笑,显然早知此事。
罪妃指腹为婚 梦妞
刘光心中一动。
难道这是院长的安排?
孙玉兰抬头打量韩啸。
从木傀儡开始,韩啸给她带来太多惊奇。
若不是直到上官若言对韩啸有兴趣,她自己也不介意对他了解更多。
目光扫过身边的上官若言,果然,见到她目中闪着一丝异样神色。
看来,这位上官都尉府的三小姐,怕是会深陷进去啊……
一时间,孙玉兰心中百味翻沉,不知道自己的撮合到底对还是错。
军婚少将:爱宠小娇妻 林月
上官若言嘴角蓄着微笑,眼神落在韩啸身上。
这一身儒袍,可是顺眼多了。
超警 六划先生
从当初相遇,到后来自己欠了他两条命。
婚恋新妻 墨子归
那时的他虽然让人看不透,但身上少了这份挥斥方遒的气质。
今日看,又有不同。
兵书。
你身上还有多少秘密啊……
兵书竟然是韩十六所书。
所有人看向韩啸,目中多了一丝敬畏。
能写下兵书战策之人,兵阵之道必然不凡。
与这样的人为敌,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原来朱广生的兵书是韩啸所赠,怪不得他让朱广生分享,朱广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这人情,有点大啊……
那些精英看向韩啸,面色无比复杂。
众人都在盘算,如何去承这份情。
“嗯,昌宁城外书院的藏书楼会放一些兵书战册,到时候九哥帮着为学子讲解兵阵之道,这些书册,可自由翻阅。”
韩啸点点头,朗声说道。
果然是投桃报李!
朱广生惊喜的一抱拳,高呼一声:“多谢十六弟。”
一本兵书,换一堆战册,这交易,血赚!
还能这样!
此时,半山亭内外众人方才醒悟。
何處復槿歌
这韩十六,竟是与朱九串通,拿书院的兵书来假公济私!
枉我常道恒还为你朱九说话,你这个小人……
之前出声的青年看着朱广生,眼中满是幽怨之色。
看着韩啸,众人心有余悸。
幸好我没开口向你承诺什么,兵书是书院的,却拿来自己当人情,小人啊!
其他那些依附朱广生或者世家出身的,此时再看向韩啸,眼神已经不同。
原来如此!
韩十六这是与九哥做戏,要将书院中的兵书战策都拿到世家呢!
朱广生身边众人挤眉弄眼,将各自情绪交流出来。
只是没等他们欢喜多久,有人忽然开口。
“据我所知,三百年前人皇与妖皇一战,朝堂尽收兵书战策,且将所有兵道大家都招入皇城书院。”上官若言的声音清脆如黄鹂,让人心头明亮。
只是所说内容,却让人心头一紧。
“现如今,大楚除了皇城书院有兵书,其他书院,不该有兵书,也没有研习兵道之人。”
书院没有兵书?
这是真的?
那之前韩啸答应让朱广生翻阅兵书,岂不是在画饼?
小人。
“不错,我昌宁书院不曾有兵书,也没有研习兵战之道的学子。”宋濂点点头,看向上官若言。
这小丫头连这种事情都知道,身份不低啊。
只是看她似乎与韩啸认识,其中颇有些意思。
成为宗师后,宋濂心境又是不同,看待事物角度也有了变化。
还多了一份自然情趣。
“若是往时往地,书院没有兵书战册也就罢了,但此时,昌宁书院的城外分院,却必须要有。”
听到宋濂开口,韩啸朗声说道。
“国战在即,昌宁位处边疆,书院学子无力上战场,难道不能全力推演兵阵,为前线将士出一份力?”
韩啸的话斩钉截铁。
報告女王大人
他面容肃穆,透着一丝肃然。
无形之中,道道玄黄之气从天而降。
这也行?
少将
所有人全都傻眼。
愛真的有天平嗎 沈心月
上官若言张张嘴,脸上露出错愕神色。
什么时候,这种无耻的理由,都能得到天道的认可?
“韩啸说的是,这件事我会禀报皇城书院,请陶浩然院长定夺。”宋濂也是脸上神情郑重的开口。
这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一众昌宁精英,第一次感到信仰有些不稳固。
此等大事,不该秘在朝堂?
这种大事,不该是有个缜密的逻辑,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上官兄,你从皇城书院来,必然研习过兵阵之道,不知,可愿在昌宁书院做兵阵教习?”韩啸忽然看向上官若言,脸上带着一丝笑意道。
看着韩啸脸上笑意,上官若言心中生出一丝妒忌。
一股淡淡的玄黄之气悬在她的头顶。
只要开口答应,便有玄黄气落下,化为奖励融入她的身体。
你是天道之子吗?随便一句话,都能调动玄黄之气?
不过这玄黄之气,不要白不要!
她脸上绽放笑容,看着韩啸道:“学子韩啸,你是要请我去书院做教习?”
在她身旁的孙玉兰伸手捂住脸。
你们这打情骂俏模样,能背点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