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89o优美都市小说 超次元卡牌對決 愛下-第八百零一章 荒野地帶閲讀-pie2q

超次元卡牌對決
小說推薦超次元卡牌對決
那敌人呢?
作为战前的一个情报工作,这个当然是不可能轻易疏忽的环节。
而这样的事情交给辉夜来说,有无疑是令放心的。
不仅是他一个吧,事实上他的恶魔军团,就像是他本人一样神出鬼没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神龙见首不见尾这种好听的说法,也是足以证明其能力没有任何问题的。
这一次破开陆地的第一战,其实攻略难度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反而是一点不比之前的释道以及白童子和黑童子弱的。
因为如果有人觉得,一个大区域当中,五个小区域里面,独占三个的队伍,诸如刃心这样的存在已经是霸主级别的存在。
那么要是敌人,是在一共四个区域当中,全部独占了四个区域,完全统一整个大区的情况下,那应该如何形容其地位呢?
主宰?
腹黑校草吻我 噠嬌
差不多也就是这样的一种概念了。
虽然刃心不知道他来这里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丝毫没有疑问的一点,就是现在站在刃心面前的,其实是一个庞然大物一样的存在。
而且是陆地区域中的四个区域,这说明对方的战斗力而言,至少从陆地上来说,绝对是横行无忌的存在。
夜店七帥
这样的一种霸道,才应该说,不得不说是挡在刃心面前,如今阻止了刃心这个由三支对决者的队伍组成的联军的存在。
对方的确是只有一个队伍,可是他有四个区域的全部力量。
包括了兵力,补给,以及可以固守的城池,再加上各种意想不到的战略资源。
却是即使如此,刃心还是来了。
那也是因为,刃心本来就已经来的晚了,而如果他有机会却不动手,那岂不是只能任由对方不断的变强,从而最终反过来主动攻打刃心这里,将刃心等人一口气吃掉吗?
这样的事情是不能发生的,因此还有一点不可忽略的是。
作为刃心之所以最不想看到的情况,其实在别人的身上发生了,本身就已经在侧面证明刃心的做法,是对的还是错的。
就是今天这一战。
这个位于陆地的边缘蛮荒区域,实际上也是在不久前才刚刚统一的,也就说,刃心没有去做的事情,有人去做了。
即使对方是一口气拿下了四个区域,比起刃心的三个来说,只是多了一个。
但一个大区当中只有四个区域,而不是五个,这难道不能间接说么,其实这四个区域的综合实力各个都要比刃心这里的每一个区域更加强大一些?
娇龙傲游天下 海鸥
而且这还没有完呢。
事实上,强大在正常的情况下是好事,可是如果是彼此互相争斗,从而考虑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效应。
在敌人的力量同样强大的情况下,强行干掉对方,自己也会得不偿失。
那如果是连续干掉三个这样相同的敌人,无论自己如何强势,也总是会受到来自对方更加强烈的反抗,这种反弹的力量,是不是会以同样更加强烈的方式进行。
就要看如今这个荒野地带还剩下多少参与的力量。
也就是,对方实际上现在是元气大伤的状态,刃心相当于在趁人之危。
毫不避讳的说,没错,就是这样。
“虽然是荒无人烟的地方,但总算是入局了的样子。”
辉夜说着这样的话,却可以从他的轻松当中看出他对于这一战的把握有多大。
对于刃心,如果说他的失败他是可以接受的。
青春传说
但对于队伍当中的其他人,乃至于联盟军当中的其他人却都不会是这样。
如果严格来说,联盟军的这个第一战的结果至关重要,胜利与否,直接关系到刃心的道路,他的那种理念,通过了实际的检验之后,是不是还要继续下去,是不是还值得继续去践行,这样的关键程度。
如果刃心输给了作为刃心认为的反面教材而存在的敌人,那么岂不是反过来证明了刃心的理论是错误的?
其实就是这样,就算是不那么严重的说法,好巧不巧的正是碰到了这么一个关键点。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在场的众人,已经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想要回去,没有人会想要回去的。
这是一个残酷的生存游戏,即使是以战略的方式存在,可是单纯的来到了一个奇迹的空间的概念。
所有人的目的,都是为了中心,为了到达这个世界最核心的地带,完成自己要做的事情。
于是在荒野之上,大队人马完全越过了铁浮屠城和钢加索城后,这队还没有正式开打,便已经相当于跨越过了高山险阻,甚至于崇山峻岭之后的队伍,本身便已经消耗了不少精力。
这终归算是一场远征,而这样漫长的征途,就算不是走蜀道那样艰难的道路,也已经不会差到什么地方去了。
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 湘紫
在铁浮屠和钢加索之间,与荒野地区的边界,其实相距还是挺远的。
这种天然屏障,为彼此之前的互相征伐设置了不小的阻碍,虽然双方各自的防守可能都会更加简单一些,但相应的进攻也会同样的更加的艰难。
在这种情况之下,其实正常的逻辑而言,根本不可能有人去考虑如何防卫来自这个方位的进攻的。
当然,这样的事情最好不过。
因为刃心现在在做的事情,就是在做所有人都觉得他不会去做,而他偏偏去做了的事情。
他要打这场,众人多觉得几率很低,甚至于几乎不可能发生的战斗,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奇袭。
出其不意,这才叫做奇袭吧。
如果是所有人都能想到的事情,那去做反而才会显得没有意义。
而同时也只有吃得了苦,那种所谓的“奇袭”,才有可能能够成功。
萬界之主 陳池
如今刃心等人在做的就是这种成功之前所需要付出代价的事情。
然而这样的困难,其他人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却是刃心反而一点不会这么觉得。
肉体的痛苦,可能是在任何时候,都最为廉价的一种代价了。
“这一场,我们也一定可以胜利吗?”
刃心骑在马上问道,只见前面的队伍一眼望去看不到头,这些都是自己这边的龙人士兵,而非是敌人,但现在的刃心也正面临这同样的情况。
他看不到前面到底有什么,所以只有去问,即使这种疑问也是没有意义的。
当然,还是有人回答了。
“你这是在问我,还是不相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