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qzv好看的都市言情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895.阿爾宙斯甦醒的徵兆展示-1n8mb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
小智骑到的神兽加二。
路德看着手机里小智带着瑟蕾娜和小光骑在骑拉帝纳身上完成的自拍除了羡慕还是羡慕。
原本已经返回真新镇整合自己已有精灵的小智因为真嗣的一个邀请再度回到了神奥。
挑战对战金字塔连连失败,真嗣最终意识到,尽管神代没有了三神柱坐镇,平常使用的精灵依旧强得可怕这个事实。
神代对真嗣的评价是,虽然已经克服了以前的心魔,但是经验积累还不够,仍需努力。
akb0048之友情不变 圆小彤
真嗣思考了很久,决定前往其他地区再旅行一段时间。
本来都打算出发了,哥哥礼司却建议他和小智碰个头,再切磋一场看看,没准会有新的收获。
这个提案倒是让真嗣来了兴趣,距离铃兰大会过去了这么久,自己为了挑战对战金字塔不断地磨炼,而小智应该去往新的地区开始了旅行。
同样都在不断地提升自己,现在小智到底有了什么样的变化呢?
小智本身就处于整合老伙计的过程中,需要一些挑战来验证自己的收获,真嗣的邀请正合胃口。
他想也不想就直奔神奥,结果莫名其妙就卷进了骑拉帝纳和帝牙卢卡的对战漩涡当中。
“除了骑拉帝纳,还有帝牙卢卡,没想到帝牙卢卡还蛮好说话的,我只是想要拍个照,他就让我骑了。”
经典好说话…
打得空间破碎,差点把白杨镇给毁灭一定都是帕路奇犽的锅。
急匆匆赶到现场的希罗娜等人是懵逼的。
天空放晴,花海附近一片静谧,和煦的阳光照耀着地面。
天空中,小智骑完骑拉帝纳又跑去骑帝牙卢卡…
这画面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说好的战斗余波让现实世界的山体碎裂,灾害不断呢?
说好的帝牙卢卡和骑拉帝纳水火不容,打生打死呢?
傲龙决 幻域天豪
这两只神兽看上去有一点不和的样子吗?
天空中一堆谢米高飞又是什么情况?
这里传说中的精灵扎堆吗?
九陽絕脈續
众人的脑袋里全是问号,完全无法消化眼前发生的事情。
只有一件事他们是清楚的,他们白跑一趟了,事情结束了。
结束?
我把外掛修好了 我想吃肉
路德可不这么觉得,这才是麻烦的开始,后面恐怕只会更加难以应付。
现在路德可以断定,这些极端天气都是阿尔宙斯那只羊驼苏醒的前兆。
从自己参与铃兰大会那年起,每年各个地区都有极其极端的气象出现,而且一年比一年吓人。
铃兰大会那年,沿海狂风骤雨,来势汹汹,一连持续了半个多月,沿海城市损失惨重。
今年年中,沿海又是史无前例的飓风袭击。
年底,神奥数十年来最恐怖的一次降温,气候温暖的南方,有些地方的积雪没过了膝盖,大量植被因为寒冷冻死。
切锋市等北部城市几乎要被这场酷寒封城,无数人的生命受到威胁。
般.
空间因为羊驼的力量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世界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
当湖十局 蓝湖纸
百代市的耿鬼说过,那个裂隙是突然产生的,冥界的来客也是因为裂隙产生才会来到这个世界。
这点也和帕路奇亚,帝牙卢卡的交战对上了。
伴随着羊驼苏醒,帕路奇犽和帝牙卢卡最先做出反应,这和路德知道的剧情完全一致。
两只神兽生存的空间从不交接,因为羊驼即将苏醒的缘故,他们的世界被迫接触。
都认为对方侵犯了自己领地的两只神兽先是在天冠山被希罗娜劝退,又在白杨镇正式开启了第一场神战。
白杨镇的争端被奥拉席翁平息之后,帕路奇犽和帝牙卢卡消除误会,可是有精灵不干了。
骑拉帝纳的反转世界与现实世界是有联系的,帕路奇犽和帝牙卢卡打得爽爽,他的反转世界却因为战斗的影响被毁得乱七八糟。
帝牙卢卡出现引爆了骑拉帝纳的怒火,第二场神战由此展开。
现在三神都消除了误会,但是最大的误会却即将降临这个世界。
羊驼的怒火谁来平息?
这次恰好小智又在神奥,可是小智接下来就要出发前往卡洛斯,届时什么神兽都能骑的救世主可就不在了。
“看来这次自己还是得做点准备啊,不能每次都依赖小智…”路德长叹了一口气。
无所谓了,这次在梦里他已经想清楚了。
既然要努力一把,那就玩命去拼!
他计划好了,出院回岛之后年前找个机会去一趟真新镇,给大木博士和小智家拜个早年。
回来之后就闭门不出,开始强化训练。
灰石老爷子的课程拉满,为了面对未来可能出现的事情,他需要一个更加健康的身体。
老爷子在自己病醒之后唠叨得对,如果身体结实一些,哪怕是感冒,疲惫一点,都不会这么容易倒下。
紧接着是达克莱伊,年底也该进行一次年终考核了。
一旦这个考核通过,达克莱伊的陪练对象里就会出现希罗娜的烈咬陆鲨,菊野的河马兽等精灵。
二号王牌也该确定下来了,虽然不能保证最高水准的陪练效率,但是适应达克莱伊初期训练的节奏也是可以的。
况且因为特训的缘故,所有精灵的水平都有所上升,特训效率应该也会跟着提高。
不就是神嘛,我连凤王都成功沟通了,羊驼说到底只是和人类之间有了误会,只要还存在理智,问题应该就不大。
躺在病床上的路德怀疑自己在麻衣眼里就是个残疾人,他想自己亲手吃饭,但是麻衣不让,就是要喂。
蜜拉看不下去,直接出门找个游戏城玩街机去了。
路德很希望火雁也能学学蜜拉察言观色的能力,但是火雁让路德失望了。
“火雁,你能不能不要坐在那里玩手机,出去玩。”
路德试图把房间里看起来是在玩手机,实际上是在看热闹的火雁赶出去。
“你是不是担心我会和别人说你被麻衣喂食的事情?”火雁笑着说,“麻衣都不介意,你介意也没用,我,偏,不。”
自己为什么就找回来这种会下克上的手下?
当时就该让火雁在国际刑警的地牢里继续待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