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iud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大隋國師笔趣-第七百六十二章 黑夜、混亂(下)-v2ar5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山间一道道人影奔走,泛起的金色连接在一起,四面八方在东面山麓渐渐成型。
半山之上,阴阳两界巡查使张飞纵马兜转狂奔,身体低伏马背,避开上方扫过的铁锏,手中一杆蛇矛抡开抽空扫飞扑来的仙兵元魂附着的士兵,撞去山边大岩上,喷出鲜血,元魂离体升天的一瞬。
手持两条铁锏的身影纵马赶上,双锏陡然左右合抱,张飞仓促间化作阴气散开,大树直接被两锏打的爆开,拦腰断裂,拖着树笼哗的坠去山涧。
阴气重聚,显出身形的张飞,蛇矛一挥,带起的剧烈的破风声,顷刻间化出风雷,挥砸而去,被铁锏挡下,秦琼眼底亮起神光,另只手中的铁锏同时有着光芒一闪而过,照着对方头颅砸了下去。
张飞手腕一转,弯曲如蛇信的兵器顺势探去对方心窝,半空砸下的铁锏被逼的悬停,秦琼只得侧身避开,让蛇矛贴着胸口护心镜擦过去,然后,腋下一夹,死死将对方长兵夹住,阴气凝实的兵器‘咔’的迸裂。
“啊啊啊——”张飞握紧杆身,阴气爆发,驭着战马朝着的对方硬推过去,后者冷哼,寸步不退,马蹄下的泥土推挤出来。
就在两边相抵不让的瞬间,弥散的薄雾之中,绿袍金甲的身影忽如一阵风吹来,挥刀呯的斩下两神相夺的蛇矛,落下的刀锋贴着蛇矛长杆照着秦琼面门呼啸,几缕胡须迎风断开。
“二兄?!”
张飞勒着缰绳驭马后退两步,伸手隔空抓过掉落地上的蛇矛,看到那边抢攻的身影大喊一声,“他是俺的!”
那边,树木轰轰的爆开,木屑飞溅里,青龙刀划着倾倒的树躯收刀,关羽侧过脸来轻喝:“此间有诈,速走!”
兜马转身,冲破几个围来的兵卒,一跃而上化作阴气向天空飞去,张飞气得咬牙挥矛打了一下旁边巨岩,跟着腾空而去。
“走得了?”
被陡然杀来的几刀,逼迫狼狈的秦琼跳下马背,身上泛起神光一跃而起,下一刻,又降回地上,他肩头上多了一只黑毛大掌压着,对面,身形彪肥壮硕的黑汉,顶着一颗猪头,獠牙如钢叉,鬃毛如铁,喧闹的嘈杂里,有仙兵冲来,九齿钉耙呼啸抡开,呯的砸去对方肩头,九齿一勾,将人拉倒脚边,环视四周的一对莹黄大眼随后才瞪来秦琼脸上。
瓮声瓮气开口。
“左天蓬,别来无恙。”
“元…..元帅。”
秦琼身上法身,乃天界左天蓬,天蓬元帅的副将,见到故主,神色有些动容,手里的双锏都有些拿捏不住,唰的单膝跪去地上,拱起手。
我的吸血鬼恋人 秀儿
“卑职,拜见元帅。”
“起来吧,不用行此大礼。”重见天上故人,猪刚鬣心里也有诸多感慨,一手拄着兵器,一手将对方搀扶起来,“我问你,阿月可有跟着下来?”
左天蓬摇摇头。
见状,猪刚鬣看过周围举步不敢上前的兵卒,呵呵的轻笑出声,有些庆幸,也有些失落,慢慢转过身离开。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元帅!”左天蓬从地上起来,追上两步,看到离开的背影停下,连忙说道:“元帅既然已经来了,不妨与众仙家一起?往后还是能返回天上……”
“返回?”
前方薄雾间的高大背影侧过长长的口鼻,铜铃大眼露出凶恶:“为何要返回?这人间不美吗?既然阿月没下来,我就不会再留情面了,下次遇上,就不是眼前与你说话,好自为之!”
“元帅!!”
不眠高手
左天蓬伸手追出几步,走到崖边,看着妖风卷动薄雾远去,阖目长叹一口气,一拳砸在旁边大树上,震动枝叶乱摇,簌簌往下落。
“左天蓬,你不敢追了?”
沙沙的落叶声里,一道骑马的身影持着长枪缓缓过来,左天蓬附身的秦琼侧了下脸,余光里,白袍银甲的小将拽着一柄长枪,身后空气里,隐隐传出阵阵虎啸。
“当初的天蓬元帅早就没了当年的神力,下界成了一头猪妖,呵呵……还能把你吓着?”
重生之國民女神 四月安然
“我是念及元帅当年的爱护,非你所想。”
左天蓬转身越过来人,隔空抓过地上一对铁锏,翻身上去战马:“我与天蓬元帅之间,不能打斗,白虎星,你要是觉得有能耐,就去较量一番。”
说完,一扯缰绳调转马头,去往山下,留下那小将哼了声,目光转去猪刚鬣消失的方向,“哼,都是仙家,往后说不得还要相见,撕破了脸面总是不好,杀几个下界阴神总是可以的。”
一夹马腹,唰的冲开垂下的树枝,一蹬马背化作神光飞了出去,四周山麓一道道阴气升天而起,正飞离这边。
“好,先杀一个!”
帝國崛起
巫師紀元 真的老狼
神光划过夜空狠狠撞去距离最近的一团阴气,轰然一声虎啸,将里面阴神连带阴气直接震的散去。
呵呵呵……哈哈哈……
重生之特种兵夫人 静夜微凉
神光落地,化作人形,看着跟着落去地上的阴神,抬起手中银枪刺下,陡然间夜空有阴气坠下,贴着地面飞来,他顿时收枪舞动,枪杆横挥扫去那涌来的阴气。
呯——
巨大的金铁交鸣声响,阴气震的四散,露出的是同样一杆银枪将他长兵架住,对面,阴气四散,露出的,雪白战马摆动鬃毛嘶鸣,上方一将,盔缨雪白,面向俊伟,手持一杆长枪。
白虎星微微皱眉,两人及其相似的装束,让他感到不爽,枪头一抵分开,纵马杀了过去。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看文基地】抽红包!
“下界阴神,叫什么名?!”
手持龙胆,白袍银甲的身影沉默的抬手,一枪点在对方枪头,脚跟一点马腹,仿如生前般,战马通灵,猛然爆发出速度,冲向对面。
刹那间,龙胆抵住对方银枪,顺着枪头擦过,白袍白马的将领也在暴喝:“我乃——”两边战马交错过一个马头,白虎星侧脸看来,拔出腰间长剑,对面马背上,赵云抬脚一蹬他手背,将剑柄压了回去,“——常山——”
拜占庭
两马相错到马尾,嘶声响彻的将领猛地侧身,收枪拔剑,身子斜斜朝后回转,手臂挥开,唰的一剑劈下。
“——赵子龙!!”
軍婚蜜寵,老公套路深
声音咆哮的同时,交错过去的那匹战马上,白虎星身形顿了一顿,后背披风嘶拉一声裂开,断成两截,飘去夜风里。
他下意识的摸去身后,策马转身望去,那白袍白马的赵云从马背上俯身抓起地上的一个阴神,飞奔消失在夜色里。
前妻来袭
“赵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