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jqeh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我真是仙界萌新-第95章 合作(3K)看書-v5q0t

我真是仙界萌新
小說推薦我真是仙界萌新
血刀门老巢。
棄後重生之風華
青年模样的血刀老祖换上一套黑色绸衫,脚步略快,往会客厅走去。
他要见一个十分重要的客人。
城北徐家的掌门人,家主徐宁峰。
当听到属下汇报,徐家主正在会客厅等候的时候,即便是修炼了数千年他,也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
徐家主那个傲到天上去的老头儿,会亲自来拜访他?
尽管心里不愿承认,但如徐家这样的世家,的确比他的血刀门底蕴深厚的多。
仙界是讲究传承和底蕴的,俞老祖虽然也是天仙境高手,血刀门也在他的掌控下越来越有影响力,但他也并不认为自己奋斗一生,就可以比得上徐家这种延续了万千年之久的世家。
更何况,徐家掌门徐宁峰早就步入天仙境,就算是个人修为上,也是比他高出不少的。
很快,会客厅近在咫尺。
“哎呀,徐家主亲自上门,也不提前知会一声,俞某人有失远迎,惭愧啊,惭愧!”血刀老祖脸上已换上和善的笑意, 和平日里冷酷的形象大相径庭。
徐家主正端坐在会客厅品茶,他穿着一件粗布袍子,身形清癯,温文尔雅,气质出众。
他抬眼看了血刀老祖一眼,没说话,低头继续喝茶。
血刀老祖面皮抖了抖,也不恼怒,自顾在一旁坐下,笑着说道:“不知徐家主亲自到访,有何贵干?”
徐家主放下茶碗,淡淡道:“最近血刀门在鸿雁城里,生意是越做越大了,可喜可贺。”
血刀老祖一时没搞明白他什么意思,谦虚道:“都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小生意,没法跟四大家族相提并论。”
徐家主点头,话锋一转,又问:“听说前些日子,贵派折了一员大将?真是可惜了。”
“说来惭愧,是我麾下的副堂主,姓丁。”血刀老祖叹口气,“原本,丁副堂主技不如人,本没什么可说的,但是……”
说到这里,他似乎有些犹豫不决。
徐家主望向他,凝重道:“咱们平日里来往虽少,怎么也算相识多年的老邻居了,俞掌门但说无妨。”
穿越好事多磨
“好,那我就直说了,”血刀老祖点点头,直视徐家主的眼睛,“据我属下汇报,杀害我们丁副堂主的,可能跟贵府有些渊源。”
邪少的極品辣妻
“哦?”徐家主表面上不动声色,“俞掌门不妨说仔细一些,如果真是我徐家的人,老夫定会给俞掌门一个交代。”
血刀老祖问道:“徐家主可曾知道陈有猫?”
说罢他便盯着徐家主,想要看看对方有何反应。
周堂主向他汇报,陈有猫可能是徐家的人,如果真是如此,说不定能看出一些端倪。
令俞老祖失望的是,徐家主脸上却毫无波动。
他点点头,说道:“略有耳闻,说是戕害城主府官兵,眼下还在通缉。怎么,杀害贵派丁副堂主的,难道就是此人?”
“不错!”血刀老祖搞不清对方是装蒜还是真不知道,他斟酌了一番措辞,跟着又道:“我派人追杀这个陈有猫,却偶然发现此人所使用的法器,竟是一抦玄冰剑……这让我很疑惑,徐家主,贵府虽然供奉有多名高阶炼器师,但玄冰剑这种级别的法器,应该不会随意给外人使用吧?”
徐家主皱眉不语。
“实不相瞒,我发现此人手持玄冰剑之后,便觉得此事牵扯太深……”血刀老祖两手交叉,正色说道:“今日即便徐家主不来,我也打算要前往徐府拜访的。”
网游之极品地精
这话虽然仍很客气,却是暗藏锋芒,就差直说城主府的通缉犯陈有猫乃是徐府的人了。
徐家主一挑眉,问道:“你确定是出自我徐家的玄冰剑?”
血刀老祖点头道:“是周明亲眼所见,这小子跟着我时间不短了,想来不至于看错。”
徐家主嗯了一声,皱眉沉思。
血刀门飞鹰堂的周堂主,也算是鸿雁城有头有脸的人物,算是血刀门有数的高手之一,他自然是知道的。
邪雷武神 若筱秋
既然此人亲眼所见,应该不会错。
这就有点尴尬了。
来之前,徐家主本是打算兴师问罪的。
他那侄儿徐七虽然不争气,纨绔了些,怎么也是徐家嫡系子弟,被血刀门的人欺负成那熊样,无论是于公于私,他都不能不管。
没想到,却被对方先咬一口,说那杀害血刀门丁副堂主的凶手,是徐家的人。
身为鸿雁城四大家族之一的掌舵者,徐家主素来重视声誉,不可能在这方面赖账。
他得给对方一个解释。
更重要的是,现在看来,事情显然并非那么简单。
徐家主推测,对方口中的那个陈有猫,应该就是前些日子劫掠他侄儿的盗匪之一。
“俞掌门,这个陈有猫并非我徐家之人,那柄玄冰剑……”徐家主叹了口气,道:“是他从我族人手里抢去的。”
血刀老祖没想到他会如此回答,讶然道:“竟有此事?没想到这个姓陈的散仙,竟胆大若此!”
徐家主说道:“也许咱们可以合作。”
“如何合作?”血刀老祖命人关闭厅门,正色说道。
“很明显,这个名叫陈有猫的散仙把咱们双方都耍了……”徐家主简单把自家侄儿接连挨了两回揍的事情说了说,跟着道:“两次动手之人都自称是血刀门徒,居心可谓险恶至极了。”
血刀老祖点头表示赞同。
此人栽赃血刀门,的确该死的很。
多亏徐家主是讲理之人,挨揍的也只是个不成器的侄儿……
若是他的儿孙,此事岂能善罢甘休?
“徐家主的意思是,要追杀这个陈有猫?”血刀老祖说道:“他现在已经逃离了鸿雁城,可不太好找了。”
“那是自然,否则你我二人颜面何在?”徐家主哼了一声,说道:“这样吧,找人这件事,就由你血刀门来负责,毕竟我徐家在这方面不是很擅长。”
“这个……”血刀老祖沉吟不答。
追杀自然是要追杀的。
区区一个刚飞升的散仙,杀害他小舅子丁锐也就罢了,竟然还暴揍徐七公子,栽赃于他血刀门……
是可忍,孰不可忍!
关键问题是,此人现在已经逃离鸿雁城,想要追捕,无疑会耗费大量人力物力。
凭什么你徐家主一句话,就把这累活儿交给我血刀门?
这不是欺负人嘛!
徐家主当然知道他的心思,端起茶碗,淡淡道:“追捕此人期间,所产生的一切费用,都由我徐家支付,这一点可以放心……不过我得提醒你,不要小看了这个家伙,此人心思狡诈,修为应该也不低,很有可能是地仙境的实力。”
“不可能!”血刀老祖嗤之以鼻,“鄙派周堂主跟他打过照面,顶多是七阶或八阶仙人的层次。”
徐家主摇头道:“俞掌门有所不知,此人的真是修为可能的确只有七阶仙人,但战力却足以媲美地仙境初阶,我甚至怀疑,他身上有某种特殊的修炼功法,能令他在短时间内修为大进……”
“哦?”血刀老祖来了兴趣,“愿闻其详。”
徐家主坐直了身体,凝重道:“根据小侄的描述,那家伙仅仅用了半个月时间,就连跳数级,从三阶仙人提到了至少七阶……”
血刀老祖笑道:“该不会是徐七公子夸大其词吧?”
魚:揭秘封塵了80年的軍方檔案
这话意思很明显——徐七公子故意把对手说的很厉害,以免暴露自己是个草包的事实。
“即便有夸大的成分,也不至于如此。”徐家主摇头道:“你想,若此人真只是普通仙人境的实力,当初贵派丁副堂主会死的无声无息?甚至连求救的信号都来不及发出吗?”
轻飘飘一句话,便在无形之中反击回去——我侄儿虽然是草包,但他只是个纨绔公子,尚能说得过去,可你麾下精锐副堂主,难道也是草包?
大千剑祖 帝庄李政
血刀老祖脸色沉了下来。
这也是他直到此刻都不能理解的地方所在,丁锐那小子虽然是凭裙带关系当上了副堂主,修为是浅了点,刀法可不含糊,一般的中阶甚至高阶仙人境,断无可能打得他毫无反手之力。
所以,对于徐家主的话,他已经信了七分。
地仙境吗?
血刀门杀的地仙境高手,可也有不少,没什么稀奇的。
“总之要重视,不能掉以轻心。”徐家主照顾血刀门的面子,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说,跟着道:“我在这里跟你表个态,倘若此人真有修炼秘法,我徐府绝不染指,除了本就是我徐家的东西,余下全归阁下所有……我只有一个要求,要留活口。”
之所以要留活口,是他还有另外一层考量。
当初劫掠他侄儿徐七的,可不只是这陈有猫一人,徐家主更关心的,是那个奇怪的老头儿——听自家侄儿的描述,他怀疑那人和魔道余孽有些渊源。
当然,这就不必跟血刀老祖提起了。
“行,此事就这么敲定了!”血刀老祖答应的很干脆。
阴女回坟 阴先生
小妻宝贝 豆腐红薯全麦面包
双方达成一致,又商讨了一些具体的细节,徐家主便起身告辞,血刀老祖将其送出老远,这才阴沉着脸回到会客厅。
圣特帝亚魔法学院
他在房间中踱了两步,取出传音玉牌,声色俱厉骂道:“蠢货!连徐家的公子都敢打,你可真是长本事了!”
血刀老祖那个恨啊。
当徐家主说起自己侄儿接连挨揍的时候,他瞬间就反应过来,第一次自然是那个陈有猫干的好事,第二次嘛……
主角正是自己的得意门生,周明周堂主。
也多亏徐七公子是个草包,并不认识周堂主的容貌,否则,只怕徐家主也不会这么好说话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