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y3d精彩小說 無限神裝在都市 txt-第1007章、解脫(爲盟主【老弟只能看你書】加更2/5)-lusgx

無限神裝在都市
小說推薦無限神裝在都市
“这是什么情况?”
王磊伸手虚抓,取出刑天斧,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还记得之前那个“绫希夷”吗?估计他们也是遇到了类似的情况。”
“再加上诅咒放大了内心的负面情绪,脆弱一点的估计精神已经濒临崩溃了。”
李瑞叹息的摇摇头,要不是有灵魂上的共鸣链接,想要分辨出伽椰子COS的人还真不容易。
试想一下,朝夕相处的同伴被悄无声息“污染”,信任与安全感崩塌,在封闭狭促的环境里又无处可逃。
绝望与孤独感被无限放大,心灵屏障裂开缝隙,又正好被诅咒之力入侵。
他人即地狱,恶性循环之下,也无怪乎这些人自相残杀。
嘶~
这么一想,伽椰子还挺会玩啊!
这些超凡者临死前的负面情绪与绝望诅咒不正是她成长的最佳养料么?
甚至在这个地方死亡都不一定是终结。
灵魂可能被融化在这片鬼蜮里,反复遭受临死前的折磨,直到榨干最后一丝养分……
“怎么办?要帮他们解脱吗?”
王磊晃了晃斧头,随意的问道。
“磊哥,我们是好人,你别动不动就要帮人家解脱……”
李瑞哭笑不得的摇摇头,凝视着自相残杀的众人,眼神慢慢变得空洞冰冷。
因果业力以肉眼可见的形态投映在瞳孔中,圣洁与邪恶的光芒纠缠融合,不分彼此。
世界上没有哪个智慧生命是纯粹的善,也没有纯粹的恶。
善良之人亦有邪光,邪恶之人也有亮点!
如果圣光大放,或者因果平衡,那无论邪光有多么可怕,都说明这个人罪不至死。
相反,如果邪光盖过了圣洁,那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该死!
特别是对于超凡者来说,拥有超凡之力的他们更容易造成灾难或者是救赎。
魔妃传说 黎木浅月
眾域玄生 永恒黎明
环顾一圈,大部分人都是因果平衡甚至小有圣光,唯独一个圆头圆脑的大眼珠子坏得冒泡,浑身蒸腾着浓郁邪光。
豪門的契約遊戲:盲婚
“磊哥,你可以帮那玩意解脱,其他人还是交给希夷吧。”
指了指陷入疯狂的大眼珠子,李瑞深吸一口气,核聚变般的魔力在胸腔中压缩。
【野性尖叫】!
吼!
尽量收敛杀伤只留下沉默效果,宛如远古暴龙的低沉咆哮依旧在封闭空间内造成了可怕的后果。
原本就被战斗打通成为巨大迷宫的空间荡起肉眼可见的波纹,
毁灭魔力波纹所过之处,建筑结构被层层摧毁,露出后面无穷无尽的循环迷宫。
无法抗拒的冲击波横扫一切,自相残杀的人群仿佛台风中的树苗,瞬间被吹飞出去。
被冲击波甩在障碍物上来回碰撞,耳朵什么都听不到,只余下嗡嗡的蜂鸣。
一时间,灵魂仿佛从肉体中抽离,思维一片空白。
体内的能量在波纹的渗透下分崩离析,无形的魔法力量干扰能量运转,让他们无法调集起丝毫反抗之力,只能随着冲击波“反复弹跳”。
男色撩人-夫郎别闹
一口气吼了近十秒,等把所有人都吼懵了,李瑞才缓缓收声。
“呜呜呜……”
然而没等李瑞确认战果,身后先传来了痛苦呜咽。
我的娘子可是絕世高手
回头一看,克塔维亚两姐妹捂着耳朵,左右摇晃,眼冒金星。
虽然有队友法则的保护,但光是声音就震得两人脑袋嗡嗡的。
“别怕,以后让他怼在你们耳边吼几嗓子,保证你们就习惯了。”
拍拍两姐妹的肩膀,黄俊材满脸坏笑说道。
无奈摇摇头,王磊提起斧头消失在原地,一下就把大眼珠子的脑袋给剁了下来。
剩余的人群逐渐恢复了意识,戒备站起身,神色复杂的盯着李瑞一行人。
“清醒了吗?清醒了就过来拔除诅咒。”
遗忘回忆爱着你
对着他们招招手,李瑞笑容温和亲切。
“你到底是谁?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總裁的糊塗小妻子 顧三兒
穿着华丽兜帽长袍的女法师发出激动吼叫,惊恐的眼神游移不定,像是被吓坏的小兽,本能抗拒周遭的一切。
飒~
一声清脆破空声过后,女法师浑身僵硬,过了好久才缓缓转过头,看着擦身而过、深不见底的“峡谷”。
无论上下,淹没在昏暗阴影中的走廊楼梯好像没有尽头,数之不尽的相同房间重复出现,整个世界都仿佛变成了一座巨大迷宫。
然而就是这样循环重复的世界,被李瑞并指作剑,轻轻一划,斩出了一条横贯“天地”的伤口!
“不要辜负我的仁慈,也不要考验我的耐心,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李瑞的笑容还是那么阳光亲切,但在其他人眼中,却好像一名灭世魔王展露出了狰狞笑容,一言不合就要吃人!
冰冷无情,不含一丝人性的目光注视下,再疯狂混乱的情绪也瞬间冷静。
确认过眼神,是惹不起的人!
这群人默默收起了武器,战战兢兢走到李瑞面前,就好像犯了错的臣子在等待皇帝的审判。
这一刻,他们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命运就在李瑞的一念之间。
C大男生A大女生
如果他要拿我们去当炮灰趟路怎么办?
下意识找寻同伴的眼神,但他们都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了戒备。
不明白伽椰子的把戏,他们根本无法互相信任。
更可怕的是,整个小队只剩下了一小半人。
他们这些幸存者沾染了队友的鲜血,永远也回不到以前亲密无间的状态了。
死去队友的音容笑貌在眼前闪过,直到此时,他们才真切感受到了自己失去了什么!
负面情绪如同毒蛇啃噬心灵,怨恨愧疚化作有形的血丝,一点点侵染他们的眼眸。
在绫希夷的视觉中,这几个人就像熊熊燃烧的火堆,浑浊沸腾的心灵之力凝结成怨毒诅咒,疯狂滋养着鬼蜮成长。
黑暗尽头,被打得残破不堪的迷宫宛如活物蠕动,飞快的恢复原样。
“镇!”
“宁!”
“静!”
赶紧结出法印,绫希夷轻喝三声,无形凉意像是清冽冰泉洗刷情绪,让这群人眼中的血丝逐渐消散,慢慢恢复了清明。
虽然负面情绪依旧存在,但至少不像刚才那么夸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