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8cis都市异能 鎮國天師 ptt-第439章 石柱上的舍利閲讀-wczls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当我好不容易靠近了石柱,发现风黎已经和姬云飞战斗到了白热化阶段。
不可否认,血族的天赋和能力都很优秀,然而比较起姬云飞这个王、八蛋来,风黎到底还是欠缺了几分老辣,几个照面,被姬云飞瞅准机会,妖刀一划,在他肩头斩出一道血痕!
“啊……”
受伤的风黎发出一声尖啸,身体爆退,手中却射出一道银光,直袭姬云飞面门。
姬云飞偏头躲开,那银光立刻打在石柱上,轰然爆响,在那璀璨的符纹之上,炸开一道缺痕。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当石柱上面的符纹受到破损时,姬云飞的脸色也是一阵难受,身体不由得踉跄了一下,几乎跪倒在地。
“莫非只要攻击那石柱,就能让巨魔摆脱姬云飞的纠缠?”
江山美人一锅煮:顶级邪神 四毛
我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怀着试一试的打算,勉力跳上祭坛,挥拳去打向石柱。
“滚开!”姬云飞目光爆闪,将圆月刀弧一斩,削向我的手臂,我横掌相叠,架开了对方的短刀,却被刀锋中袭来的煞气震得虎口发麻,身体也是倒退了好几步。
姬云飞一片喘息,一边对我历吼道,“林峰,你这个什么都不是的家伙,居然还不知道死心!”
我被他一刀逼退,胸口旧伤隐隐发作,唯有依靠噬神蛊的气息支撑,才能保持站立,但脸上却丝毫不肯服输,同样暴吼道,“说我什么都不是,那你呢?你只不过是瞿芸身边的一条狗,你又算得了什么?”
“你住口!”
我这番话,直击姬云飞心灵,似乎让他的尊严受到了伤害,顿时满脸猩红,眼中流露出饱满的杀机,弯刀一扬,又是一道飞狐化作长线疾斩!
重生之娱乐圈的那段日子 风中的一粒沙
这凛冽的刀光看得我心头发寒,唯有将噬神蛊唤出,竭力抵挡。
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这小东西似乎也感受到了我胸中的暴戾,立刻“嘶嘶”狂吼,释放出一股恐怖的深渊气息,直接将肥胖的身体附着在姬云飞的刀尖上,张嘴咬下。
商途 筆龍膽1
荣归大成
别说,噬神蛊虽说仅有拇指那么大点,可是气息一道爆发出来,却猛烈地犹如洪水,而且那肥嘟嘟的身材,韧性十足,堪称蒸不烂、捶不扁,响当当的一颗铜豌豆是也!
饶是姬云飞刀法强悍,宛如鬼魅,也拿这小东西一点办法都没有,连续三道,怒劈在噬神蛊那肥硕的身体上,却是刀刀受阻,轰然爆鸣,爆发出犹如铁石相击般的火星。
噬神蛊就是不烂,仍旧死死粘附在上面,口中“嘶嘶”厉吼,同时一股深渊气息,也自那肥嘟嘟的身上弥漫呈现,覆盖在姬云飞的刀身上,导致姬云飞出招缓慢,无法再随心所欲地施展那套瑰丽的刀法。
“握草……握草啊……这特么到底是个什么鬼玩意!”
我家噬神蛊如此难缠,顿时也让姬云飞失去了以往的从容和淡定,发出无比悲愤的巨吼。
“嘿嘿,再试试这个!”
我则趁他心神打乱的瞬间,猛一跨步,合身扑进姬云飞胸口,利用肩头一撞!
咔嚓一声,姬云飞肋骨似乎断裂了,我也被他身上反弹出来的劲力震得双脚发软,好悬没有跌下石台。
“你个捏不死的臭虫!”
姬云飞满脸悲愤,横过刀锋,对我进行绞杀,不过引妖牌中也适时钻出一股青蒙蒙的气流,直接将他握刀的双手托住,死死限制住了刀锋。
永明
这一来,姬云飞便无法再对我进行阻拦,我也趁机抓住了机会,双手结印,观想那诸天之力,将能源汇聚与双手,对准石柱一印拍去!
轰!
伸屈的手臂之下,一股雷电啸音轰然炸响,连带着那漆黑石柱也晃动了一下,我感觉这一掌犹如拍在了钢铁城墙之上,巨大的反震力袭来,震得我双手发麻,几欲呕血,眼前也为之一黑。
太特么硬了,这硬度堪比四十年的老光棍,而石柱扎根在地面下的部分,则比老鸨子的跨还要深,根本就不是区区人力所能撼动的!
不过我这一掌下去,也并非毫无效果,正在与噬神蛊和彩鳞僵持的姬云飞,浑身立刻宛如触电一般,直接痛苦地爆吼了一句,喷出一口老血,自那石柱边缘跌了下去。
王牌探长坑妻忙
我见状心中一喜,强忍着呕血的冲动,有气无力地回头,对正在冲向这边的风黎和陈玄一大喊,“不要管姬云飞,用尽全力攻击这根石柱,这根石柱才是控制巨魔的关键!”
“好!”
两人得了我的提醒,立刻高声厉吼,陈玄一挥动七星剑,在那石柱边缘疯狂斩击,风黎则凭借一双肉掌,数度挥掌,在那石柱表面接连拍击。
然而这石柱的硬度强的无法想象,尤其是那石柱边缘,更是笼罩一股难以形容的可怕气息,根本就不是我们三个人所能攻破的。
此时姬云飞也爬起来,双眼爆瞪,露出两颗爬满血丝的眼球,宛如厉鬼般凄厉吼叫,“放弃吧,你们不可能打破那股能量,绝不可能!”
他这番话,反倒将我提醒了,按理说虹月禅师等人布置的法阵,早就在巨魔出世的时候强行告破,为何还会有这么强悍的能源,将这石柱包裹起来?
残颜 璟璐依
超極品教師
想到这里,我急忙抬头,看向了石柱尽头,随后眼前一亮,将目光死死锁定在石柱顶端、那颗散发彩色光晕的舍利之上。
感情这股能源,来自于般禅舍利中的虹化之力,怪不得姬云飞这么有信心,坚称我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将这石柱破坏掉。
看到这儿,我心中涌上一丝希冀,急忙对还在疯狂攻击石柱的陈玄一吼道,“玄一,把肩膀借给我用一下!”
“好!”
陈玄一与我配合默契,虽然还不知道我想干什么,但出于本能的信任,立刻矮下身子,让出了肩膀给我。
我不再迟疑,飞身起跳,一脚重重地躲向他肩膀,陈玄一身体下沉,然而眼中却有血丝爆发,骤然发力,将腰板挺直,我趁势再度起跳,一跃俩丈,单手勾住了石柱的顶端,腾出另一只手来,伸手抓向般禅舍利。
“不……不要!”
姬云飞笑着笑着,面孔立刻就扭曲了,立刻挥动双手,冲我竭力暴喊道,“林峰,你想死吗,不要碰那个东西,巨魔会彻底失控的……”
他说话时已经太晚了,我这边刚触碰到般禅舍利,便猛地发力,一把将之从石柱上取下来,随着那股七彩虹光的消失,原本笼罩与石柱上的气息彻底褪去,终于在风黎倾力一击之下,发出“咔嚓”爆裂声,紧接着轰然倒下!
“不!”
紧随而来的,便是姬云飞发自内心的一声凄厉暴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