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9rsp優秀都市小說 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第四百四十二章 都是明白人-i7qfs

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小說推薦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江枫自然能够猜到一些端瑞。
武后是不可能来刺杀自己的,而能够用车弩的人,必须也是手中有着兵权的人。
朝堂之上。
想要杀死的他的人,也就那么几个。
其一,便是保李党的人,这些人必然是不想要让武后能够继续临朝称制。
所以对于一切武后看好,和武后有着一些关系的人,都会成为他们敌人。
而自己,自从来到了长安之后,就和武后的关系过于亲密了。
他不相信。
武后每一次去白玉京,不会有人发现。
一来二去。
自己肯定是已经成为了天后娘娘的人。
而自己现在展现出来如此强大的实力,也就让这些人开始着急起来。
裴行俭这一路。
不复最开始的那种意气风发和潇洒如意了。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
朝堂之上,还有人竟然下如此狠手。
如果江枫真的在这样一场谋杀之中死去,他不敢想象,大唐会受到什么样的损失。
贵族大亨的复仇甜心 司南指北
在裴行俭的心中。
江枫已经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人物,他的存在,比武后临朝称制还要重要。
因为有了江枫。
以后的大唐才能走得更远。
这是裴行俭在了解了江枫的一些才能之后,所看到的。
“过了啊!”
当薛仁贵收到了来自裴行俭的书信之后,眼中也带着一些怒意。
他们一生征战南北。
为的是什么?
还不是大唐的稳定,百姓能够过上好日子。
末日熾天使
说白了。
要不是有着他们这些武将在边关镇守,大唐现在估计早已经被蛮夷给祸害了。
他们于战场之上十死九生。
结果还要被背后的小人给突刺,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让人心寒了。
薛丁山疑惑道:“父亲大人,裴公就真的这么确定吗?”
他觉得那位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薛仁贵看着自己的这个儿子,问道:“你真的就那么看好那一位?”
薛丁山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
絕寵六宮:妖後很痞很傾城
他觉得在天后娘娘的威压之下,就没有人能够真的坐稳那个位置。
除非陛下能够出手,削弱天后娘娘的实力,然后提升太子的实力。
“连你都不怎么看好殿下,其他人更加不怎么看好。这件事情,到底是谁的主意,我们自然是无从而知了,不过,我们也不能就任由对方这样做。
这并不是一个好头,一旦打开了这个口子,以后,谁还敢为大唐建功立业?”
薛丁山疑惑道:“父亲大人,我们该怎么做?”
薛仁贵想了想,便开始写起了奏折。
而江枫于安阳被人行刺的事情,也被裴行俭写了奏折,传到了宫内。
不仅如此。
还有一道密信,传到了洛阳。
既然你不仁,那就不要怪他们这些做臣子的不义!
李显看到奏折的时候。
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心中带着一些羞愧。
这些将士们为了大唐十死九生,他却想着直接谋杀了别人。
等到薛元超来了之后,他便直接把奏折交给了薛元超。
超級特工系統
復仇女很癡情
“薛老,现在,怎么办?”
李显明显感受到了来自于裴行俭的怒火,等到第二份奏折来了的时候。
他才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不仅仅是李显,薛元超也觉得,似乎,有一些麻烦了。
“殿下,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算是他人有一些猜测,那又如何?
既然想要说法,那殿下直接安抚正主,给那些武将们一个交代便可。”
薛元超表现的风轻云淡,但是内心却还是有一些慌。
事情没有成功。
如果真的杀了对方,那就算是要追究,他也可以推出一些人来做替罪羊。
可是现在,事情并没有成功。
既然如此,这个替罪羊也就没有了。
李显按照薛元超的建议,写了一道书信,送去了洛阳。
而身在洛阳的李治,看着裴行俭送来的密信,眉目顿时蹙了一下。
谋杀大唐大将军,还是堪比薛仁贵的少年将军。
这对于李治来说,便是大忌。
大唐对于有功之人,从来都是比较优待,除非对方犯了谋逆大罪,不然,都可以得到善终。
而关键是。
这位少年大将军以一人之力,打的突厥无法还手,还送了一个小杀神的称号。
这对于大唐稳定边关有着巨大的作用。
可是,有人却想要谋杀这位少年大将军。
“查!”
李治铁着脸,直接对身边的大臣下了命令。
武后却在一旁冷眼以观,并未说什么。
等到大臣走了之后。
这才开始安慰李治,让他平缓了一下心情。
等到李治休息之后。
咸鱼怪兽很努力
武后回到了寝宫,却面色阴沉的可怕。
“是不是太子所为?”
武后直接对房间中的一位宫女问道。
对方躬身回答道:“薛老建言,殿下同意,刺客来自于汾阴薛家。”
“好一个薛元超!”
武后深呼吸几口气,这才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
对那位宫女说道:“让你的人盯紧了,再有这样的事情,你们直接出手。”
那位宫女看了看武后,最后还是躬身答应了。
以现在她们的实力,一旦真的暴露了,很可能会牵连到天后娘娘。
但是既然天后娘娘已经下达了命令,她们不得不去做。
等到此人离开之后。
上官婉儿端着人参汤走了近了,先是当着武后的面验毒,然后才双手捧着,交给了武后。
武后喝了一口。
“大郎在班师回朝的途中,遭到了刺杀。”
上官婉儿本来在收拾着桌子上的物品,听到武后的话,顿时转过身来,盯着她。
“放心吧,大郎武力高强,一般的刺杀,根本就不可能成功。对方用的乃是车弩,连发两箭,被大郎以宝剑挑飞了,毫发无损。
裴行俭对于这般刺杀悲愤不已,直接写了一道密信,送到了洛阳来。
陛下下令去查了。”
印第安酋長 卡爾·麥
上官婉儿松了一口气。
正所谓是日久生情。
她的心,如今已经被江枫填充了一半,剩下那一部分,便是家仇。
“你说说,这件事情,谁的嫌疑最大?”
听到武后的问话,上官婉儿低头回答道:“婉儿猜不到。”
武后看了看上官婉儿。
“是啊,你猜不到,本宫也猜不到,但是大家却又都是明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