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9103精品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討論-第二百五十一章 濤濤洪流讀書-rdl5l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
“突厥必胜!!”
十万狼骑,纷纷吼叫。
马不停蹄的冲向李易与重甲骑兵,誓要与李易同归于尽!
而躲在草人后的大唐弓箭手,已经默数到了,“八…九…十……”
拉开弓箭的手,猛的一松。
“咻!”
一道破空声响起,紧随着便是密集的呼啸声响起,抬眸细望天空,发现夜幕更为漆黑了。
而且夜幕好像在震动。
“不好,是箭矢!”狼库鲁见此,瞳孔猛缩,回头暴喝道,“快!举盾躲避!”
就在他的声音余绕时,无数的箭矢便从夜幕中落下。
来不及反应的突厥狼骑前军,瞬间被箭雨包裹,锋利的箭矢直接穿透了他们的皮甲。
深深的刺入了血肉之中。。
“啊……”
“我的眼睛……”
“为我报仇,报仇…!”
惨叫声,此起彼伏,让夜幕都变得诡异起来。
可是这只是一轮箭雨。
纵横民国
此后,第二轮,第三轮……直到第十轮完了之后,突厥狼骑损伤近万,策马前行了一小段路。
而李易则趁机,带领着重甲骑兵,与众将,快马甩脱了突厥狼骑,很快的奔跑进了不远处的“大唐兵将”中。
“该死,李易逃进了大唐兵将中,儿郎们,随我杀!!”狼库鲁见箭雨已过,也顾不得自己这方的损失了。
一马当先的,跃马而起。
向着前方的“大唐兵将”冲去!
而身后的狼骑,更是血红了眼,根本不顾伤势,身上插得箭矢,疯狂的朝前面冲锋。
腹黑萌寶:大牌媽咪不二嫁
因为他们都见识到了李易的手段,如果李易此番活了下来,那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小弟。”
当李易策马来到了草人之后,李玉姐驱马迎了上来。
“老姐,快撤,突厥狼骑快来了。”李易急忙回道。
此地可不是说话的时候,因为这里也是伊卡湖水泄的冲刷之地。
“好,好……”李玉娘紧随李易身后。
一万弓箭手,更不用李易下令,早已经在十轮箭雨射完之后,甩腿儿就跑。
少时。
狼库鲁冲到了“大唐兵将”面前,盯睛一看,取却发现这哪里是大唐兵将,全是一些草人,穿着大唐兵将的衣服,站立在了这里。
这使得狼库鲁有点懵。
王牌法神 吉风冰
李易这又是使得什么计策?
难道想用火攻?
但随即狼库鲁甩出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因为就凭借这些草人引火,还不能将他们狼骑怎样。
“首领,这是什么意思?”狼骑副将来到狼库鲁身边,双眸冲满了疑惑与不解。
“我也不知道。”狼库鲁摇了摇头,为了不让李易逃了,为了小心起见,狼库鲁蹙眉说道,“你传令下去,让将士们深入这些草人之中时,都给我捅上一刀!”
“首领的意思是,大唐兵将可能藏在这草人里?”狼骑副将有些愕然。
“有这个可能。”狼库鲁一刀斩了草人的头,踏马前进道,“快去传令吧,不能让李易活着。”
“是。”狼骑副将夹马奔驰起来,向着十万狼骑传令。
而当他们进入草人里时,一路挥刀劈砍,却未发现一名大唐兵将,隐藏在草人之中。
这越发的让狼骑兵,心里发毛。
仿佛他们在走向死亡的深渊。
“大将军,狼骑以入草人之中,可以发信号了。”许诸来到了李易身边,轻声说道。
李易闻言,站在山石上,看了残月的夜空,眯了眯双眼,平静的开口道,“发信号吧。”
“得令。”许诸点头,从怀中摸出了一个小棍子,挥了挥手,“老典,把火折子给我。”
庚子猎国 西门晓生
“早就准备好了,给你。”旁边的典韦,对着手中的火折子吹了几口气,火折子便燃烧出了火焰。
递给了许诸。
而许诸接过之后,朝手中的小棍子一旁点去。
“嘶”的一声。
“咻!”
王妃不乖:獨寵傾城妃 輕舞
紧接着,一道流光带着火星,飞入了夜空中。
“砰!”
到了一定的高度,猛的炸响了起来。
一朵绚丽的火花,映印在了夜空,美的让人陶醉。
让一旁的李玉娘都看呆了。
然而,在草人之中的狼库鲁,看到夜空之中的火花,却突然觉得浑身一寒,一股死亡的气息向他压迫而来。
使得狼库鲁,连忙回神,急躁的暴喝道,“儿郎们,快退,退出草人之中,快撤!!”
“我们中……”
可是未等他话语说完,只听旁边的山上,猛的传来了巨响,使之地面开始震动了起来。
那声音,真的如同天罚!
震慑着十万狼骑的心灵。
继而,又是一股水浪声响起,让十万狼骑瞳孔猛缩!
“这是…这是…水…伊卡湖决堤啦!!”
“快跑啊,伊卡湖的洪流下来!!”
“该死,该死啊,大唐兵将,你们好狠啊!!”
“李易,你好生歹毒!!”
十万狼骑彻底发疯了,拼命的抽打自己的战马,让它们跑得更快。
此刻他们的心,都是崩溃与绝望的。
尽管他们反应快速,但怎能比得上水泄洪流?
只见从伊卡湖倾泄而下的水浪,裹挟巨石与泥土,形成了巨大的红色水浪,铺天盖地向十万狼骑席卷而去。
“啊……”
“我不想死,救我,救我……”
“天神啊,难道我们错了吗?…”
“完了,一切都完了,吾恨啊……”
在突厥十万狼骑的嘶吼声中,洪流淹灭了他们的身躯,就连坐下战马,都是尸骨无存。
而在洪流即将吞噬狼库鲁时,狼库鲁悲戚的仰天大吼,“李易,日后我突厥若是败在你手,请放过儿郎们的妻女!!”
下一刻。
他便被洪流吞噬了。
狼库鲁也不知道,李易是否能听见……
临死前,他又想起了他们突厥人,在北庭所犯的杀戮,不由得面容僵住,他这个刽子手,却死前央求受害者不要报仇?
真的是好可笑啊……
“人在自然面前,总是那么的弱小。”李易看着涛涛洪流,吞噬着十万狼骑。
小小的心脏,也是惊的不行。
万圣帝尊
之前他还是预估小了,这倾泄而下,涛涛洪流的威力。
“大将军,这还好是北庭,人烟稀少,换作中原大地,必定是满目疮痍,饿殍遍野。”许诸也感叹了一句。
如铁的沙场之心,也微微有些颤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