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x94优美都市言情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205章 戰象種田鑒賞-gd0to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将欲取之,必固与之。
自从孟信和鄂顺投降后,李素已经从他们那儿榨取了不少实力,竭泽而渔显然不是优秀的御下之术,所以这时候就需要先给他们输血造血,尝点甜头。
夫君團團轉
整个191年的十一月与腊月,建宁郡全境与永昌郡最东部的梇栋周边地区,就在一股“致富经”的氛围中如火如荼地种田,休兵息民,一心搞建设。
已经在葭萌和僰道有过两年优异种田履历的屯田都尉僰道,也再次被李素调到建宁与永昌边境地区,整治道路、修造梯田、开垦山坡茶林、干得如火如荼。至于僰道那边的后续屯田整治工作,就交给国渊培养出来的新一代屯田官接手。
而且,李素也不白使唤人,在国渊抵达南中的那一刻,李素就已经提前请示过刘备,直接将其从典农都尉提拔为了典农校尉。
都尉名义上只是同时负责一个郡的屯田事务,而升级到校尉后,按刘备阵营的官职设置,就可以掌管整个南中地区或者说庲降都督府的屯田建设事务。未来如果进一步升职为典农中郎将,更是能负责整个益州的屯田事务。
南中之地本来就气候温暖湿润、土地肥饶,百姓耕种也不辛苦,所以民力丰裕。反而是因为植物生长快速、繁茂、野果鸟兽众多,所以永昌郡境内的人口有一百五六十万,田地却不足,所以人均口粮很低。
所以李素来主持屯田之前,永昌的情况几乎是处在“百姓没什么吃的,但也没什么活干,就躺尸休息少干活,减少能量消耗”的懒散状态。因此李素只要愿意教蛮王扩大生产,其实有的是剩余劳动力可以大兴土木。
短短两个月内,孟尝、孟信兄弟就亲眼目睹了日新月异的巨大变化。
最強修行路
梇栋县周边百余里的山道两侧,至少都开出了好几排梯田,累计超过五十万汉亩,而且都是用石头修葺了梯田边沿的那种,也就是可以蓄水种植水稻。
在北方,国渊经过这两年的经验,算过梯田的开发成本——开旱田大约需要十五人一年的人力,才能开出一人份的可耕种田地。而水田则是二十五倍,因为要砌石沿蓄水。
也就是说,汉制收税按百姓人均耕一百汉亩算(折现代三十亩),要新建一百汉亩梯田,要付出十五人到二十五人干一整年开荒。
五十万汉亩的梯田,足够五千名壮丁满额耕种,而且都是种稻子的水田,原本至少要十三万壮丁劳作一年开荒,但现在只干了冬季农闲的两个月时间,时间缩短了六倍,按说得投入六倍的人数也就是七十多万开荒劳力。
青春血泪史
但实际上,整个永昌郡境内的昆明黑夷也才五六十万人,占永昌郡人口的三分之一罢了,还有七八十万的哀牢白夷和三四十万的汉人。
鬥宮 袁艾辰
而且昆明黑夷也不都是孟尝部下的,还有些不听他调遣的小部落,孟尝在永昌只有三十多万部众,在建宁的秦臧县等地还有十几万部众,两郡的孟尝部众全加起来也才五十万人。
(注:东汉登记永昌郡、越嶲郡人口时,口径跟建宁郡、牂牁郡不一样。永昌越嶲是把夷人都统计在户数里的,建宁只统计汉人,所以看档案建宁人很少,才十三四万,但其实蛮夷还有三四十万。而永昌的一百五六十万是吧汉、夷全算在里面了,因为当年哀牢国投降的时候是‘献上户籍簿册’的,也就是说蛮王本身有成建制地统计人口。)
孟尝部的五十万人里,还要刨除老人小孩不会服徭役建梯田,所以实际上只用了一半左右的平均单产人力,就把那么多梯田修起来了,这个几乎翻倍的效率,一开始让李素也咋舌不已,而不懂行的孟氏蛮族就更是对国渊的致富效率感慨不已了。
为此,在腊月的一天,李素曾经亲口问过国渊:“子尼,这南中稻田都是水田,为何修治难度与人力耗费,远远低于僰道的水田,几乎与葭萌那些只能种萝卜和麦子的旱田差不多了。你有什么妙法?”
国渊也不藏私,非常得意地揭秘:“屯田屯久了,就善于观察环境,因势利导。南中屯田虽是水田,却比僰道、葭萌那边还省了一项工程,故而快捷。”
李素:“哦?有话彻底说清楚,省了什么。”
国渊:“我也是到了这里之后,观察了一段时间的天候、问了本地故老才知道的——本地老者都说,永昌、建宁四季如春无冬,故而也无秋燥冬冻,四季都是春雨绵绵,天无三日之晴。
所以我就决定,省掉了梯田的灌溉水路与提水的水车,连蓄水石沿也可以稍微做差一点,可以向下微微渗水即可,但凭下雨就满足全年灌溉。正是因为省掉了灌溉的考虑,足足可以减少四成的工程量。”
李素一听就恍然大悟,内心也是感慨不已:热带雨林气候就是爽啊,哪里需要考虑“灌溉”的难题,往地上丢一把种子等它自己长出来就好了。难怪东南亚那些热带民族可以懒散一些,但照样吃得饱。
云南这地方,好像也就腊月和正月雨水稍微少一点,但中间这一个半月本来就可以休息不种田,剩下十个多月作物生长期内雨水始终是充足的。
不过,五十万汉亩梯田,也还只是额外给五千壮丁找到农活干、或者说额外养活两三万人口(一个壮丁对应一户五口之家),乍一看并不算多逆天的福利。
在短时间内,真正让孟尝孟信兄弟看到汉人屯田官指导种田疗效的,还是茶树和花椒、胡椒的种植。
云南本来就有野茶,而国渊在组织开梯田的过程中,把河谷两侧山坡上、比规划的梯田区更高的区域,都直接规划成了茶田和椒田。
种茶树所需要的山坡平整工作量就小得多了,因为只要沿着山的走势,每一排茶树在一个高度上就可以了,不用跟种稻子那样平出大块的平地。区区几万民夫两个月的忙碌,就能烧荒伐木整治出几十万亩的茶园。
我把愛情煲成湯
————
重生军嫂攻略
而花椒和胡椒的种植,点破了技术难点后其实就更容易了——椒类都是藤本植物,野生状态下都是缠绕在大树上生长的,极少数藤椒(花椒)会沿着山石的石壁生长。
而后世种过花椒辣椒的都知道,只要搭建一个架子诱导椒类植物缠绕,就可以实现人工种植。
现在虽然没有现成的藤椒架卖,但南中竹子很多,随便砍竹子搭架子,当地土著一旦学会了怎么搭架、怎么引导爬藤最初缠绕上去,把这些技术细节教会后,大规模种植简直比开茶田更容易——因为搭竹架根本不需要任何平整土地的环节,哪怕山上地不平,把架子的竹竿长短截一下、顶部修平,简直哪里都可以种花椒。
国渊带来了至少几百个屯田技术人员,手把手教这些不识字的昆明黑夷种田技巧,没两个月就都学会了。
孟尝、孟信兄弟视察了自己的领地之后,稍微让汉人账房算了一笔账,发现只要一年时间,就可以实现对北方地区的花椒反向出口,两三年内就可以发展到卖茶叶。而到时候只要量产花椒,就能换回本地不出产的盐,没必要再用粮食或者兽皮去换了。
兽皮、生漆这些资源可以换北方的蜀锦,让蛮人中的上层阶级改善生活。毕竟西南夷没有游牧民族的野心,他们可没有抵触穿蜀锦的戒心,也不怕经济上受制于人。而且南中那么炎热,爽滑的丝绸哪怕仅仅是从实用性的角度来考虑,穿着也是非常舒服的。
霸道軒少傻嬌妻 殘潤
……
極品全職保鏢
国渊在两个月内屯出几十万汉亩的梯田和更多的茶林、藤椒种植园的同时,还有一项更大的意外收获,是李素没有想到的,那就是国渊居然顺便把从秦臧县到梇栋县的山道初步平整了一下。
让未来的过往商旅可以更加轻松地行路,一些原本因为崎岖颠簸而只能用牛马驮货的路段,运输方式终于可以升级为牛马拉车,如此一来,陆路运能好歹也在原先的基础上提升了好几成甚至一倍多。
李素来之前就知道,他想打通新一代的“蜀身毒道”商路,只有成都到昆明、不韦到印度洋这两段是可以走水运的,而昆明到不韦之间,大部分只能是陆路运输。
这九百里的陆路运费损耗,肯定会比成都到昆明的一千八百里长江水路、再加上不韦进入印度洋的两千二百里怒江水路的总和还要大。
一般来说,陆路就算有车载货,运费比开船贵五倍都是很正常的,九百里陆路拉车可以折抵四千五百里水路,而上述两段水路加起来也才四千里。
更何况,这两个月李素也在建宁和永昌实地看过了,知道昆明到不韦之间,虽然谈不上崇山峻岭,总能找到容易走的丘陵道路,但道路的不平整问题肯定是非常严重的。当地人都是挑担或者牛马驮货。
醫入警門
李素最初看到国渊在河谷两侧屯田时、连道路一起平整,还非常诧异于国渊为何能那么快完成这么大的工作量——虽然看起来,只是在修几道狭长的梯田时,把中间最低的道路也修一下,但毕竟凭空多出来那么多平整工作量。
但国渊很快告诉李素:“平整最低处的土地,没有高处梯田层那么费力,因为可以借助重型牲畜。我看南人除了驯化牛马之外,居然还会驯化大象之类的巨兽。
我就按照北方屯田时用牛马刮地平整的推子,放大数倍之后,让大象拖着走。只要每天给大象吃几棵树,一头两万斤重的巨象就能拉平两里地的土路。等巨象过去之后,人工再用锄铲稍微平整夯实一下就可以过车了。”
李素一开始不信,后来亲自到工地上看了国渊展示的大象平地机,顿时目瞪口呆:“子尼你真特酿是个人才啊!既然连用大象平整地面都能想到了,咱再做个放大的、有好几排犁铧的犁,让昆明夷学着用大象耕地,岂不美哉?”
離殤美人寵
国渊摸着胡渣子想了想:“都督妙计啊,倒是我灯下黑了,如今还没到春耕时节,我还没想到大象还能耕地,只想着可以平整梯田平整路面了。要是真能用大象耕田,这些蛮夷肯定也会更加敬畏我们汉人的巧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