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qu0w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日月風華 線上看-第四六二章 步步帶血鑒賞-uetyh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
秦逍出脚极狠,对方既然下手凶狠,秦逍自然也不会客气。
梁宽躺在地上,一时起不来,人群中传来声色俱厉的嘶吼:“他只有一个人,不是神仙,砍死他!”
叫喊之人头上寸草不生,正是曾在洛水河边被秦逍当众踩在脚下的光头李。
光头李对秦逍的憎恨,比梁宽更深。
堂堂青衣堂的李三爷,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生生被一个年轻人踩在脚下,这样的耻辱和仇怨,光头李自然不会忘记,他手中拿着一把快刀,嘶吼之时,向前挥动。
青衣堂这帮亡命之徒自然不缺粗勇的莽汉子。
他们自然知道,坐堂大爷蒋千行如今正在青衣楼上看着,在蒋大爷眼皮底下,奋勇前冲未必会有多大的奖赏,可是若畏缩不前,时候必然没有好果子吃。
我想和你一起吃
不过这群莽夫也并非蠢笨,蒋大爷摆下今日阵势,几乎调动了青衣堂半数能打的力量设下今日之局,亦可见对前面这位年轻人的重视,如果真的能在蒋大爷的眼皮子底下立下功劳,蒋大爷也绝不会吝啬赏赐。
随着光头李三爷的一声厉喝,近百名青衣堂帮众举起手中的兵器,如潮水般争先恐后向秦逍杀过来。
如果只是当初龟城甲字监那名小狱卒,面对眼前的阵势,秦逍或许真的会腿软。
但今日之秦逍,与当初那名小狱卒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他虽然孤身一人,手中只有一把菜刀,但【太古意气诀】和山中赤果已经让他的身体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看似单薄的躯体却有着极为恐怖的体质。
如果说山中老猿的训练,已经让他拥有常人无法相提并论的反应力和出手速度,那么在血魔老祖郑千秋的调教下,他的刀法在常人眼中也已经是达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艺高人胆大,更何况秋娘就在青衣楼上,此事既然因自己而起,自己就要了结与青衣堂的仇对。
最终杀场
“挡我者死!”
秦逍脸色冷漠,看着冲上来的敌人,只是说了一句那群人甚至根本听不清楚的话,然后在一阵惊雷声中,握紧手中的菜刀,喉咙里发出孤狼低嚎,迅疾无比迎向了冲在头前的敌人。
一把斧头带着呼呼风声照着秦逍直接剁了下来。
秦逍以他闪电般的速度侧身闪过,闪躲之际,手中的菜刀已经毫不留情地砍在了那人的胸口,秦逍甚至不等对方感受菜刀的锋利,砍中之后,顺手一拉,菜刀从那人胸前划过,斜斜地向另一名握着斧子的人砍了过去。
青衣帮众俱是亡命之徒,被秦逍砍中一名同伴,对他们是在形不成多大的威慑,潮水般的帮众只是在眨眼间就将秦逍围在当中,无论是拿着铁棍还是斧子,无论是拿着大刀还是铁锤,都是毫不犹豫地从四面朝着中间那单薄的身体攻过去。
他们知道秦逍的手段不弱,但此刻才真正知道这年轻人的恐怖。
年轻人就像一条泥鳅,又宛若灵貂,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可以轻易地从狭小的缝隙之中穿过,而且出手极其凶狠,浑然不似一个只有不到二十岁年轻人的狠辣。
天荒救世主 会凌
一把本该是居家妇人用来切菜的菜刀,在这年轻人手中竟然成了极其恐怖的利器。
藥神弒天 書海狂人
高楼之上,蒋千行神色阴鸷,本来还面带笑容的小侯爷神情却越来越凝重,看着大雨之中秦逍在人群之中挥刀如电,连声惨叫从人群之中凄厉传过来,小侯爷搭在栏杆上的两只手已经握成了拳头。
被反绑手臂的秋娘本不敢看下面,只是听到那不绝入耳的惨叫声传过来,还是望过去,漂亮的脸蛋早已经是苍白一片,身体轻轻发抖,一颗心早已经到了嗓子眼,只盼秦逍能够转身突围出去,不必理会自己。
有人横飞出去,落地吐血,有人被踢起翻了个跟头,骨拍喷血堕地,刀破风雨,人影不停横飞而出,惨嚎恐惧之声响彻在之前还死一般寂静的百步巷内。
秦逍一步步向前,每走一步,固然要面对数人的夹攻,但却都以有人被砍伤而结束。
秦逍下手毫不留情,甚至是狠辣至极,他虽然没有割断任何一人的脖子,但每一次出手,不是斩断敌人的手臂,就是砍断对方一条腿。
青衣堂人数虽众,而且也确实凶悍,但在秦逍眼中,这些人出手的速度实在是慢得可怜,对方出手的时间,足够让秦逍想出数种方法去应付,而且有时间考虑应该从哪个人先下手。
所以在楼上蒋大爷的眼中,秦逍挥刀出手都是轻松随意,甚至可以用毫不在意来形容,那动作之果断,根本不像是在仓促之间的应付,似乎每一招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的决定。
蒋千行一只手也终于握起了拳头。
“黑羽夜鸦……真的都是如此实力?”蒋千行忍不住看向小侯爷:“小侯爷,我现在终于明白,当年为何黑与将军能带着三十名夜鸦就能突袭兀陀汗王大帐,给我三十名这样的高手,我也能够活捉兀陀汗王。”
小侯爷瞥了蒋千行一眼,摇头道:“他不是夜鸦!”
蒋千行一怔,皱眉道:“但坊间传言,他是黑羽将军麾下的黑羽夜鸦。”
“看来你还没有完全查清楚他的底细。”小侯爷道:“他本来只是龟城的一名小狱卒,后来在龟城犯案,杀死了甄侯府的幕僚,逃脱在外,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投到了宇文家的麾下,而且得到宇文家的重用。黑羽出关之后,收编西陵三骑,姓秦的也就摇身一变,成了黑羽麾下的人,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才拥有了夜鸦之名。”
追一季繁花似锦 雪慕然
“原来如此。”蒋千行疑惑道:“如果他只是一名狱卒,又怎能拥有如此实力?”
凡塔
小侯爷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扭头看向蒋千行,有些不悦道:“蒋老大,是他能耐太大,还是你手下这些人不堪一击?近百人围攻一人,反倒被他打的狼狈不堪。”
蒋千行眼角抽搐,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什么,却终究没说出口。
秦逍在人群中如入无人之境,前后已经有二十来人躺在地上挣扎,大部分都是缺胳膊少腿,虽然尚没有死一人,但百步巷的青石板已经被血水染红,雨水一时间也根本冲洗不干净。
秦逍的官袍之上,早已经是被敌人的血水浸透,那些人喷出的血水沾满了秦逍全身上下。
只不过官袍有些宽大,因为雨水和血水的浸染,变得颇有些沉重,砍了半天的秦逍这才意识到官袍影响了自己的发挥。
如果说一开始青衣堂帮众还没有被秦逍震慑住,但此刻二十多名同伴缺胳膊少腿躺在地上挣扎嚎叫,那一声凄厉的叫声钻进耳朵里,终究让这些帮众从头到脚发寒。
几乎没有人想到会是现在这样的局面。
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凭借这一把菜刀,竟然砍翻了几十号青衣帮众。
要命的是这年轻人毫发无伤,而且看他样子,竟似乎是越来越兴奋。
嚎叫声和血淋淋的场面,终于让这群人全身上下被恐惧所笼罩。
能在青衣堂办事,对这些本是京都街头地痞流氓的亡命之徒来说,绝对是一件很有脸面的事情,而且青衣堂每个月给这些人发放的工钱不少,甚至比卫戍京都的武卫营兵士还要高出许多。
能够在青衣堂的名号下耀武扬威,还有不菲的工钱,这些人当然是对蒋千行的吩咐奉若圣旨。
網遊生活之混沌天地
壹字訣
这些年与太平会争斗,互相之间经常发生群斗,甚至多年下来也死了不少人,却从无出现今日这样的局面。
这年轻人确实没有杀人,但出手便要砍人的手脚。
海賊之夢境主宰
青石板上不但躺着哀嚎的青衣帮众,更有零散的残肢断臂。
一个人如果没了手脚,日后想要在青衣堂继续混下去几无可能,京都城里想要加入青衣堂的悍勇之徒不在少数,青衣堂当然不可能留着一群缺胳膊少腿的废人,一旦被青衣堂逐出门,想要自力更生活下去都十分困难。
在青衣堂可以耀武扬威,一旦被逐出,就像是从天堂坠入地狱。
青衣帮众在恐惧之中,已经不似方才那般悍不畏死,甚至没有人敢再向秦逍靠近过去,只是将秦逍团团围在中间。
这群人都清楚,谁敢冲上去,结果就是被这年轻人砍断手脚,这对秦逍来说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可是对这些帮众来说,短短一瞬间,就决定了自己后半生的命运。
而且这年轻人似乎砍红了眼,就像一头孤狼冲入羊群之中,秦逍目光落在谁的身上,那人就要打一个冷哆嗦。
秦逍这才慢慢将官袍脱了下来,沾满血水的官袍丢在地上,秦逍觉得浑身一阵轻松,活动了一下四肢,抬起手臂看了看菜刀,发现菜刀已经卷了口,这毕竟只是一把普通的菜刀,砍伤几十号人,若还能完好无损才见鬼。
“怪不得砍不动。”秦逍嘟囔一声,瞥见身旁一名青衣帮众躺在地上哀嚎不止,他脚边刚好有一把刀,也不客气,将菜刀放下,拾起大刀,当这把刀握在手中的一刻,秦逍的神色变得更冷厉,扫了一圈,淡淡道:“再来!”这一次却不等对方冲上来,看见人群中的光头李,自然记得此人,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握住大刀,只向那光头李冲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