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assv優秀都市言情 嶽州紀事 線上看-遠赴京都遇故人-zh3ap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
散会后,向志宏正准备下班,手机不断震动,屏幕上连续浮现方航手机号码。他干脆关了机,心里来气,艾玛,这时候找我有屁用啊!
回家路上,宁致远手机也响起来,接通后听见方航哀求声音,兄弟,我方家就这根独苗,高抬贵手啊。宁致远笑了一下说,方哥,我不管办案的,我只管如何平息这场舆情风波。方航叹口气说,哎,我知道你和志宏书记在开发区搭过班子,说得上话,给年轻人一个改过自新机会嘛。宁致远安慰道,方兄,未遂也没得好大个事的,按最严格处理可争取判个缓刑的,这正好给年轻人一个教训,于己于家还是好事呢。方航叹息着说,都怪我们平时太娇惯了兄弟,主要你嫂子天天找我闹,关键时候说句好话吧,老哥拜托了。宁致远不好正面回答,只得说,好的,女儿在吵睡觉,明儿再聊哈,合适时候我给志宏书记说说。
第二天,江河来到办公室,召集向志宏、宁致远碰头,研究向志宏提交的案子处置方案。在听取大家意见后,江河眉头一皱,沉着脸说,大家意见都很统一,必须严惩,这是县委的态度!先不说网络问政成为常态,就是没有公开,无论涉及到谁,都有依法办案!宁致远抬头看一眼,心里默想,未必方航以前没找过你这一号,否则当初不会这么处置。他在笔记本上不经意写下两个字:演员,庚及用墨团盖住,直到看不清为止。
江河喝一口茶水,安排道,志宏庚及落实方案要求,快审快办,结果出来后,致远立即去趟京都,务必协调好《京都妇女报》,迅速平息舆情,随时向我报结果。
金屋恨 柳寄江
两人走出办公室,向志宏小声说,方航今天一早去找书记,挨了一顿臭骂。宁致远回道,方航的大哥死得早,就留这根独苗,坊间称作“方公子”,方航太纵容这个侄儿啦,平时骄横跋扈,子不教父之过啊!向志宏哼了一声说,依法办事,我也没办法的。宁致远一脸钦佩。冬雨还在淅淅地下,岳州县城一片雾霭沉沉。
此时,一辆从M国起飞的国际长途飞机徐徐落在京都国际机场。余晓菲身边的小家伙头戴白棉帽,深着一身红色羽绒服,抱着一束鲜花,站在旅客出口处十分耀眼,路过旅客不时逗逗这可爱的小萝莉。
變身孽情 流動的水
半个小时后,罗婉君推着几大箱行李走出来,老远看见这母女俩便使劲挥手。余淡然跳起来,咯咯地笑着,抱着花从人缝里钻进去,飞身跑过去,扑进蹲在地上张开双臂的罗婉君怀里。
罗婉君笑吟吟地接过行李推车把手,爱怜地说,累了吧婉君。罗婉君抱着淡然,笑着回,不咋个累呢,想死你们俩了。然后,左手挽着余晓菲手臂,一起走向停车场。
车到京都财经大学宿舍楼,罗婉君惊讶地说,哇,花园小区,是配备的周转房还是购买的呢?余晓菲笑着回道,购买的呢,只是享受人才引进政策每平米少了将近一万元。罗婉君羡慕地说,嘻嘻,待遇真好!罗婉君柔声说,还行吧,现在国内重视人才引进,政策落实很到位。对了,去《京都妇女报》工作落实怎么样了?罗婉君边拿行李边说,后天去报到,明天我回趟丘川家里。罗婉君点点头说,行啊,回来住我家吧。罗婉君笑嘻嘻地问,淡然,姐姐和你住好不好?淡然拍着小手掌高兴地嚷,好呀,好呀!
临近下班,突然接到罗婉君电话,戴看兰一下子欢呼起来,丫头,哈哈,回来啦?在哪里?好,我马上过来。挂了电话,给办公室招呼一声,便驱车赶往市中心一家西餐厅。
走到大门口,两人紧紧拥抱。良久,戴看兰扶着罗婉君双肩仔细端详,爱怜地说,丫头又瘦了呢。罗婉君擦着发红的眼眶,娇嗔道,好想兰姐。说完,笑吟吟地拉着戴看兰上楼,边走边说,我在M国认识了邻居余晓菲教授,待我像亲姐姐般,你们俩认识认识,在京都暂时我住她家,她女儿淡然特乖,你一见肯定也会特别喜欢的。罗婉君微笑说,好的。
掉入男人世界的女人
来到西餐厅,戴看兰顿时惊讶,原以为财经大学教授起码是位中年人,没想到这余晓菲如此年轻,遂主动地伸出手,微笑着说,你好,余教授。余晓菲笑靥如花,握着手说,多次听婉君说有个美丽的兰姐,果然呢,淡然,喊戴阿姨!余淡然睁着大眼,学着大人伸出手,奶声奶气地喊,阿姨,您好,我是余淡然。戴看兰欣喜地握住那小手,爱怜地说,你好呀,淡然,认识你阿姨真高兴呢!余淡然拍着手说,阿姨真漂亮。大家哈哈笑起来。
大家边吃边聊,不时用柠檬水杯碰碰。余晓菲一边吃一边替女儿切牛肉,余淡然吃得很安静,小嘴嚼着牛肉看着窗外车水马龙。
戴看兰小声问,后天报到我陪你去,报社曲总是位好大姐,她一早在办公室等你。罗婉君嘻嘻笑着说,有兰姐在,我才不担心呢。余淡然转回头,看着戴看兰说,阿姨,你和姐姐是好朋友吗?戴看兰歪着头,学着她的声音说,是呀,很好很好的好朋友呢,以后我们也是好朋友,可以吗?余淡然又吃一口牛肉,拍打着桌子说,好呀,我在幼儿园朋友可多了呢。余晓菲用餐巾纸疼爱地替女儿擦擦小嘴,笑着说,欢迎戴阿姨来我们家玩啊。淡然娇声道,阿姨来我家玩哈。戴看兰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吃完饭,大家坐着聊天。戴看兰两眼柔情,一直盯着余淡然看,总觉得这小家伙好像一个人,但又想不起是谁。
余晓菲看看手腕上的表,笑着说,婉君才坐了长途飞机,应该累了吧,要不我们今天就早点回去休息?罗婉君直摆手,连连说,我不累呢。戴看兰爱怜地说,回去吧,明天一早还飞丘川呢,晚上还要赶回来,我来机场接你,住我那边,后天一早我们去报社报到哈。罗婉君噘着嘴无奈地站起来,随着大家一起朝外走。
回到余晓菲家里,两人一起收拾完行李。见余晓菲给自己准备了专门一间卧室,罗婉君感动得眼眶湿润,抱着余晓菲说,谢谢姐,爱你。余晓菲拍拍她后背,柔声说,丫头,这里就是姐姐家,淡然可喜欢你了,每天都会问姐姐好久回来。罗婉君忍不住眼泪落下来,打湿了余晓菲后肩。
一周后,案子审判结果出来,方小兵犯猥亵妇女儿童罪,判刑两年,缓期执行两年。宣判结束,方小兵耷拉着脑袋,向主审法官深深鞠了一躬,然后跟着法警离去。方航呆坐原位沉默不语,稍作停留,起身扶起哭得像个泪水儿的夫人。
總裁只歡不
宁致远决定,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简安一起,明天就飞京都向《京都妇女报》总编辑曲新枝作汇报,请求给予支持再刊登后续报道。
一大早出发,宁致远现将女儿送回丘川家里,然后赶到机场与简安、郭嘉兴、简云天会合,一起乘坐飞机飞向京都。
坐上飞机,睡意袭来,宁致远闭上眼,不一会儿便传出鼾声。邻座的简安轻轻一笑,拿出一本书看起来。
突然,飞机受气流颠簸起来,吓得简安一下子扑进宁致远怀里。宁致远突然惊醒,伸手扶住怀里人,安慰道,没事呢。简安惊魂未定,待飞机稳定后,坐正身子拍拍前胸,惊悚地说,吓死老娘了。宁致远一听,露出狡黠微笑,吐出一句,莫拍了,拍破了飞机上没医生缝扎呢。简安脸一红,想起自己刚才的失态,不好意思地用手悄悄掐了他大腿一把。哎哟,宁致远惊叫起来,然后四下看看,赶紧仰躺在座位上,装着打盹起来,心里却回味起刚才扑进怀里那巨大柔软。
一行人风尘仆仆地赶到《京都妇女》报社,第一时间见到了总编辑曲新枝。这位干练的女总编辑热情地接待,听完宁致远的汇报后,若有所思地说,这个可以支持,只是其中涉及渎职问题还是需要向公众交待的。宁致远沉默不语。简安接过话题说,曲总,看这样行不,先报道,后续处理后再公布。曲新枝摇摇头,脸露微笑,把玩着手里的茶杯盖。
一吻沉欢:驯服恶魔老公 明夕
宁致远默默地叹口气,走出会客室,拿出手机,向江河汇报了曲新枝要求。江河有些气恼,但又没有办法,只好说,那你给志宏同志研究一下,拿个处理办法出来吧。
宁致远只得打通向志宏电话,两人商量了许久,最后商定各处理一名法院和公安局办案人员。回到会客厅,宁致远报告了下步处理意见。曲新枝露出笑容,沉声说,不是我们要求高,公众需要一个满意结果啊。宁致远连声感谢,希望尽快安排记者亲自到岳州采访。曲新枝当即表态,上周才新到一名留学回来的记者,也是丘川人,叫罗婉君,下来你们联系。
罗婉君!宁致远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不会太巧了吧,试着问,这罗记者是不是以前在《丘川日报》社?曲新枝微笑说,是啊,你们认识?宁致远心里顿时踏实许多,笑着说,太熟悉了。简安解释道,罗记者父亲以前是长宁的市委书记。曲新枝高兴地说,那好呀,就安排她去吧。
走出报社,宁致远立即拨通了罗婉君电话,笑着说,丫头,在哪里,我在京都,刚去见了你们曲总。罗婉君倍感意外,欣喜万分,嚷着说,等着我,马上来。放下电话,心里暖暖的,两年了,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